分享

魚幣

        週末的溯溪非常、非常累,三棧北溪的回程我已經快沒力了,一面被豔陽烤著。中途在深潭邊休息,我們兩個坐在水裡泡著,有很多魚游來游去。我說:「我要把這些臭魚抓走,拿去貓市場交易。」(當然是胡扯的。)老公就說:「對啊,他們是魚幣。」「魚幣」也是我以前隨口亂扯的,在貓咪之間通行的貨幣。聽到老公還記得,正確的知道我的意思是這樣,而非「把魚賣掉」的交易,不禁感到十分欣慰。我想我就是會很高興「被記得」,尤其是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或只屬於兩人之間的典故。但我不會奢求別人記得,只是發現被記得時就很高興而已。忘記我,是應該的;記得我,是我的榮幸。:)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動物教室:駱馬與羊駝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