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禿頭男之詩

        最近讀到應璩〈百一詩〉的這首,覺得這真是非常創新的題材,印象所及應該是前無古人,誠實歌詠禿頭男的悲歌:
        「少壯面目澤,長大色醜麄。醜麄人所惡,拔白自洗蘇。平生髮完全,變化似浮屠。醉酒巾幘落,禿頂赤如壺。」
        無論古今,禿頭真是一貫的困擾著男人啊!:)在此詩之前,傷時嘆逝之作雖多,但大多是從物候變化起興、譬喻,或是直接抒情感嘆。寫到身體的,大概就是白髮吧!然而,就像以前方老師講到劉希夷〈代悲白頭翁〉「此翁白頭真可憐, 伊昔紅顏美少年」時所說的:「其實白頭翁還好,更可憐的是禿頭翁,連頭髮都沒了。」的確是至理名言。「白髮」仍是經過美化的意象,恐怕禿頭才是血淋淋的真實吧?能夠這麼坦誠面對現實的詩人實在少見,應璩真是不簡單呀!雖然這樣寫看起來像在嘲諷,但我是說真的呢!這組詩有種強烈的寫實精神。〈百一詩〉經過輯佚,現在看到的是一組斷簡殘篇般的組詩,不過真要論起來,(文人)社會寫實詩的源頭或許可以推到這裡。就像我一直認為學界把懷古詩起源推到唐代實在太晚,(就連南朝後期都有點晚,我覺得劉宋會比較合理),社會寫實也沒有到中唐那麼晚才開始。不過我不太確定的是,在應璩的時代已經會用「變化似浮屠」這種佛經譬喻了嗎?這首會不會是後人偽託的呢?
        而且啊,我覺得這首詩的語氣好像我媽喔!很重視外表,不能接受自己變老,也順便叨念別人要注意的感覺。整個就是從身體出發去評議自己或別人的人生,這不是很像現在很流行,會議常常在開的某種文學理論嗎?:)可能形貌真的是人生中難以超越的執著吧!不知道為什麼,就像女生在意體重一樣,男生就是很在意髮量,看到這首詩,應該很多男人會心有戚戚焉,覺得應璩有了解到大家的困擾吧!但關於這個問題,我的想法也還是一樣,不分性別,人就是要有自己的風格與氣度,才能一方面支撐形骸的精神呈現,一方面支撐心靈不去介意別人的批評。當頭巾掉落,露出禿頭的尷尬時刻,就是要不慌不忙的把它撿起來,拍一拍再戴回去。禿頭、醜麄並不可悲,可悲的是以此為恥而否定自己。我是這麼想的。不過,我還是喜歡應璩的誠實,以及如此創新的禿頭男主題。
        說到詩歌的創新性,鮑照〈學古〉也是最近讓我大笑之作:
        「北風十二月,雪下如亂巾。實是愁苦節,惆悵憶情親。會得兩少妾,同是洛陽人。嬛緜好眉目,閑麗美腰身。凝膚皎若雪,明淨色如神。驕愛生盼矚,聲媚起朱唇。衿服雜緹繢,首飾亂瓊珍。調絃俱起舞,為我唱梁塵。人生貴得意,懷願待君申。幸值嚴冬暮,幽夜方未晨。齊衾久兩設,角枕已雙陳。願君早休息,留歌待三春。」
        哈哈,不要虧我喔!這首詩號稱「學古」,但我還蠻確定在他之前的古詩裡沒有這種三個人的。(大笑打滾~)什麼?不懂?就是啊,古詩裡面常常叫人及時行樂,不是美酒就是佳人,這是一種傳統,但其中的佳人要嘛是一個,(通常有暗寓精神知己之意),要嘛是很多個任君挑選,(如「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像這樣很明確指出「兩少妾」,而且最後把枕頭被子都拿出來鋪好的,印象中好像是沒有吧?XD 好啦,這當然是開玩笑虧鮑照的,畢竟人家也只鋪兩個枕頭跟被子,應該還是二選一吧!只不過,「兩少妾」與「兩設」、「雙陳」有一種奇妙的呼應感。XDDDD(虧虧虧~)GJ!這種綺靡淫豔的地方,也正是鮑照影響齊梁詩人之所在吧!
        再附加一個冷笑話,陸機的〈擬今日良宴會〉是同志轟趴喔!有詩為證:「四座咸同志,羽觴不可算。」嗯,真好!玩得開心點喔!X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