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z - One

B'z - One
        下午去微學館書店,本來只是要買一瓶膠水,忽然聽到這首歌,感動得不能自已,不知不覺又買了兩枝筆。:)上次去買收納用品的時候,店裡也正在放重金屬,我還問店員是哪個團,她說音樂是店長選的,她也不知道。殘念。從外觀看起來,這家社區型的平凡書店,一點也不像是會放重金屬音樂或B'z的歌的店啊!正好就像別人知道我的音樂偏好之後的驚訝一樣,我相信一定還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看起來不像」的人,默默的在世上各角落聽著音樂自high,或是開著一家賣中學生文具的小店,卻堅持要放重金屬那樣。:)僅以此曲向微學館南勢角店的店長致敬。套句hide的話:「在Internet上說些local的話題,不是很奇妙嗎?」(他在X留言板上幫朋友的牙科診所打廣告,那位牙醫是他以前的團員,後來放棄音樂去開業了。XD)
        當然,這首歌本身是讓我感動的,雖然歌詞有點忘了,但當下也還可以聽得出一些。除了激越的旋律與稻葉的「聲情」之外,(我很喜歡他的聲音與演唱方式),我想也是因為,沒辦法,我就是喜歡這種把話說得很絕對的熱情吧!「ぜったい会いましょう いつかどこかで」之類的。:)倒不是說我都35歲了,還相信「絕對」的信念真的不會改變,但或許就因為我不相信,所以會感動於世上還有人宣稱他相信吧!信念雖然會隨時間消逝,然而在熱忱的宣稱的時候,絕對是真誠的,這也是動人的所在。咦,我也跟著用了「絕對」一詞,熱情不會長大就變好啊!(只是會變短暫。←好誠實!XD)
静かすぎる夜だ 耳がうずくほど
僕も君も誰も 眠ってなんかいないのに
言葉がまだ 大切なこと
伝えられるなら また 何でもいいから 声を聞かせてよ
わかってるって もう行きたいんだろう
気づかないわけないだろう you're the only one
どんなことでも 無駄にはならない
僕らは何かを あきらめるわけじゃない
夜明けの瞬間は いつだって退屈だったけれど
いつもと違う太陽が 部屋のかたすみ照らした
夢があるなら 追いかければいい
まるでジプシーみたいに 自由にさまよいながら
僕らは出会ったんだから
また 会いましょ いつかどこかで
忘れるわけないだろう you're the only one
ドアを開ければ 道は眠って
踏みだされる一歩を 待ちこがれている
愉快な時だけ 思い出して
涙におぼれる たまにはそれもいい
ともに過ごした日々は 僕らを
強くしてくれるよ この胸をはろう
ぜったい会いましょう いつかどこかで
忘れるわけないだろう baby,you're the only one
陽がまた昇ってゆく
        其實,昨晚夢到我外婆了,她在一間百貨公司裡迷路,在等我媽或我來接她回去,而最後是我去的。醒來的時候,我很清楚的知道,是時候去面對逃避了十幾年的傷痛了。剛好我媽打電話來,我跟她說了做夢的事,我們決定可能週四要去南投看她。其實講電話的時候,我還是忍著淚水的,這件事仍然讓我很傷痛,但我就是知道時間到了,非如此不可。這也讓我意識到,我還真的蠻ㄍㄧㄣ的,很會說服自己裝沒事來接受傷痛,其實只是沒有勇氣去承認自己受到傷害(時間的或人事的),彷彿這樣就不酷了。然後草草的把不想面對的埋一埋,說穿了都是在逃避。我忽然明白,熱情與絕對,其實是為了掩飾在時間的推移中,什麼也抓不住的恐慌吧?彷彿只要擁有熱情,把話說得絕對,就可以相信什麼都不會改變、不會失去。然而這恐怕也只是在給自己一點信心吧?「一定還會在哪相遇」,其實是害怕再也不會相遇;「不可能忘了你」,也是在害怕不知不覺就會忘記。揭開這些熱烈的語言面紗,原來真正要說的是,我真的很害怕失去。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