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Love in Vain

The Rolling Stones - Love in Vain
        好~~喜歡這個版本的Love in Vain喔!完全被迷倒,一定要收過來貼在這邊!這是出自1995年live專輯Stripped,但並非演唱會現場,而是在小型club或錄音室裡的live,這段影片(及其他Stripped影片)的氣氛,就像幾個好朋友悠閒的在玩,不知道為什麼,讓我直接想起小時候,我爸一面喝酒一面彈吉他唱歌的畫面。而且啊,我覺得1969年收錄在Let it Bleed中的版本,以及他們6.70年代演唱這首歌的現場版本,並沒有詮釋出這麼好的感覺耶!當然,我是指情感投入的「詮釋」。是不是有些感情與人生情境,一定要到某個年紀,才能真正有所體會呢?
Well I followed her to the station
With a suitcase in my hand
Yeah, I followed her to the station
With a suitcase in my hand
Whoa, it's hard to tell, it's hard to tell
When all your love's in vain 
When the train come in the station
I looked her in the eye
Well the train come in the station
And I looked her in the eye
Whoa, I felt so sad so lonesome
That I could not help but cry 
When the train left the station
It had two lights on behind
Yeah, when the train left the station
It had two lights on behind
Whoa, the blue light was my baby
And the red light was my mind 
All my love was in vain 
All my love's in vain 
        其實跟許多老藍調一樣,歌詞簡單而具普遍性,就只是一個車站分別的場面。然而也因為普遍,幾乎可以視為所有離別的基型,反而最難詮釋吧?像江淹〈別賦〉那樣鋪寫各種離別,有才華就可以做得到,(講得好輕鬆,好吧,應該也很不容易),但要本質性的掌握且重現離別的失落,沒有一些親身體會還真的很難。這個版本的好處是,它的情緒並不沈溺、煽情,不以讓人流淚為目的,但是卻的確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悵然,或許也是隔了一段距離的。嗯,這是屬於我們老人的版本,年輕人不懂的。
        可能因為這幾天在整理娘家搬來的東西,特別有些感觸吧!尤其發現記憶相當不可靠,這樣說是不是太沒良心了呢?但看到很多東西,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是誰送我的,為什麼要送我,忘得一乾二淨。保留了線索,卻還是不記得,多麼諷刺!而且,原來「人生除了回憶,還能有什麼呢」這句話是我說的啊!難怪覺得很熟悉。但,送圍巾事件又是怎麼回事?可以給我一點提示嗎?:)你瞧,其實連回憶也不是真能擁有,以為寫下片言隻字就足以喚起全部,想不到最後剩下的就只有片言隻字本身!然而,反而是細節都不太記得的時候,最逼近上述的人生普遍性,悵然不再是「寓目寫心,因事而作」的針對某人某事而發,而匯聚成一種整體的情緒,例如All my love's in vain。不過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是白費的,如泰戈爾所言,愛是一種付出,所以永遠不會失去。
        持續以文字與影像對抗時間,卻越來越覺得像是北歐神話中與老婆婆拔河的英雄,不管多麼強大都不可能贏得了。也不是執著非要記得不可,應該是說更害怕一放手之後就跌入生命的虛空。雖然我也覺得,閱讀日記的感覺就像戴頭燈走在黑暗的山野中,除了光照之處,其他一片漆黑。或者隱約可以看到或聽到漆黑處的「什麼」,但是沒有光,它們就只能被遺留在黑暗中。頭燈只能照到很小的一部份,可是如果關掉,路就沒辦法繼續走下去。話雖如此,也像以前抄筆記,有時沒聽到就乾脆整段跳過,有些日子的確是比較沒有紀錄的,其實也沒什麼關係,我也還是好好活過來了。很多人都會說,記不得就表示不重要,不重要的事忘記也就算了。所以更顯得這只是我個人無聊的偏執,不書寫,不說話,這個世界並不會崩潰,我是說真的,但我也就是偏執。
         另外,這段影片有個讓我分散注意力的點,就是不禁一直擔心Ronnie手上的煙會不會燒到他的手?夾著煙彈吉他也太危險了吧?:)
        P.S. 竟然還有我抱著虎兒的照片!而且經由詩人學妹提醒,喔,對,其實他沒有名字,「虎兒」的確是我取的。到現在也還是這樣,總是隨便給動物取名字,也沒問過他們的「人類伙伴」,不知SY學姐到底知不知道她所謂的「貓咪」曾經被我叫做「虎兒」?:)還記得聽說他死掉的那天,我哭得好傷心喔!因為在研究室哭太丟臉,還哭到跑走。照片中研究室的櫃子上,貼著Bob Dylan的小海報,嗯,是的,正在被遺忘的90年代後期是這樣的沒錯,還有綠沙發與「蜘蛛」。虎兒成為小天使已經11.2年了,我好像也沒再穿過那麼短的裙子了,(那時流行短裙+靴子、中空裝),可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