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出國前混亂

        這週六就要去秘魯了,最近好像又陷入「混亂!混亂!」的浮躁狀態中,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去玩了。雖然知道應該還是要寫論文,但就是有點無法定性。今天中午明明只有一個人在家,還因不想出門而打電話叫披薩,真是懶到一個新境界。我有想一下為什麼每次遠行前就會這樣,除了本來就超任性之外,大概是因為旅行充滿許多不確定,總讓我有種「也許這次就死了,不會回來了」的錯覺,所以想盡興的度過最後的時光,如果沒死那就回來再說吧!XD 反省到這點,不禁覺得自己還真是糟糕,35歲的人怎麼會這麼幼稚!真不可思議!不過想想,這種時間意識可能也是我此生都如此任性的根源,覺得人生太短而不想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也不想壓抑任何情緒,才會連個論文都至今寫不完啊!
        目前的混亂,好像讓我處於一個限界鬆動的狀態,對自己身心的約束力似乎都減弱了。忽然想起之前S學姐跟我談到,她覺得要適當扮演她的老師角色,有很多難以拿捏的問題,我聽了她說的問題,都認為不會啊,就怎樣怎樣就好了。後來我才發現,是因為她一直很不想對人事物預設界線,而我則是以一條一條清楚的界線定義我的世界,規則很明確,凡事都有答案。因為沒辦法忍受沒有答案,對於曖昧不明的事一概置之不理、存而不問,就像「世上有沒有鬼」這種事,我是沒興趣追究的。至於不會有明確答案的「狀態」,我則是會詮釋出一個可令自己接受的結果。但現在最矛盾的是,我發現自己會跟文靜的五歲小孩一樣,堆積木的目的是為了裝怪獸把它們踢倒、踩扁,整個就是被「好玩」與情感、欲望牽著走,這會讓我覺得自己辛苦構築界線是在莊孝維嗎?因為太矛盾,我開始生自己的氣了!
        這就是射手座的人馬矛盾嗎?上半身是追求知識的先知、森林動物們的導師;下半身卻是順從動物本能的馬,嚮往荒野、放縱欲望。還有一半天蠍及水象星星們也加進來攪局!害我明明是火貓又心眼超小! 太麻煩了,你們!讓我老是處在需要整頓自己,建構—毀壞—建構—毀壞的循環中。更糟的是,其實我也沒辦法接受「漂流」狀態的自己,所以總是堅持要重建,把自己重新放回應有的位置上去。問題是,維持那個位置的規則,對我來說總是太難達到,但我又不能接受做不到的自己。例如,我覺得我應該要有毅力每天寫論文,但我太情緒化了,實在很難做到,做不到我又會生自己的氣,像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其他事情也是。我漸漸覺得有些痛苦了,都是因為木星在雙魚座的關係!(木星是主管人生哲學,所以我的人生就是被善感的情緒支配,嗚嗚嗚~)
        如果我能強大到嚴守界線、遵循規則,或是像我的雙魚媽一樣徹底接受「漂流」,(←昨天母親節她卻突然消失到下午三點才聯絡上,原來是跟朋友去洗三溫暖,就忘了答應早上要打給我確定晚上時間的事,害我好著急。←說好了就很一板一眼的認真小孩。)我應該會更快樂一些。然而,前者對我來說是壓抑,後者對我來說是自棄,兩種都會讓我痛苦。這不是很奇怪嗎?因為我很愛自己,所以壓抑就沒辦法伸張自我,但自棄卻也是不能自愛、自重的表現,那麼,我到底應該如何愛自己才是正確的呢?咦,不過寫到這裡,我發現這兩者竟然會矛盾的話,是意味著我想伸張的「自我」,是不夠自重自愛的邪惡的那一面嗎?變身克勞薩大人!XD
        像忽然寫這樣長的日記,也是我處理自己情緒的重要途徑,寫下來就會比較清楚了,從小到現在都是如此。坦白說,面對連我(這麼伶牙俐齒!)都說不出話來的狀態,其實我也很害怕。不過大學的時候,已經跨過門檻的朋友告訴過我:「你會害怕,是因為你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我覺得很對。他也說因為我太像小孩子,所以不能安然處於「未知」之中。靜心想想,真正害怕的未知其實不是「不知道別人會怎樣」,而是自己能否面對考驗,過得了關。自以為過得去的,問題是否就真的並不存在。我甚至也有考慮是否要寫這篇,會不會自己把話吞回去比較好,但是,因為「可能會死」的錯覺,還是讓我決定坦白的說出來:其實我一直活得很矛盾,總是被相反的力量在拉扯,沒有人知道。(←看起來神經太大條,而且都會整理好自己再對外,口徑一致。)雖然,我也沒有想幹嘛,只是想說而已。還有,如果我真的死了,可以幫我發表論文寫好的部分嗎?雖然不多,但是我覺得還不錯。XD (唉呀!這麼無恥,一點也看不出來像是矛盾、痛苦或是可能客死異鄉的人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