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嬌羞」有什麼不對?

        不行,我生氣了,這個問題一定要講一下。上次不愉快的「論學」中,我好好的解釋宮廷遊宴的情形,對方很輕蔑的說:「那就是酒家文化嘛!」我就已經有點生氣了。剛才又看到大陸的文學史作者批評沈約〈六憶〉,真的是整個火大起來。雖然,從古到今以道德觀點批評宮體詩的人實在太多了,從我決定寫蕭綱的第一天,就已經知道不要去在意。(對了,還有老一輩的老師勸我不要寫「這種東西」,因為那時候我還是「年輕未婚的女孩子」。)但是今天我這麼生氣,是因為對方批評的理由讓我想問他:「嬌羞有什麼不對嗎?」
        宮體詩人描寫女性的情態中,最常出現的應該就是「羞」了。這的確是值得玩味的現象,為什麼「羞」讓人覺得可愛、喜歡?然而這有什麼難解,只要談過戀愛就知道,因為對方因你而害羞,這是一種影響或權力的展現啊!愛情中當然也是有權力位階的,但這件事一定要想得那麼可鄙,把它等同於「地主階級文人」與「受侮辱女子」這樣的社會位階嗎?兩情相悅的愛情或性愛關係裡的「力」更像是「風力」,是一種自然的影響,而欣喜自己能造成這種影響,(反饋到「自身美好」的想像),這有什麼不對嗎?再說,不論男女,在面對情人時感到嬌羞,正是因為在對方面前坦誠了自己——身體的或心理的,但又覺得這樣的坦誠似乎不夠美好或優雅(如違背道德、失去矜持、姿態太醜、不知所措而擔心錯誤等等),卻都被對方看到、知道了,才會整個羞起來呀!然而,為什麼一個人會擔心自己在另一個人眼中不夠美好?廢話,還不是因為愛!如果對方根本是路人,有什麼好羞的?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六憶〉中的女子會「欲坐復羞坐,欲食復羞食」,在這種平常的事情上不知道在害羞什麼。我倒覺得奇怪,難道現代人剛跟一個異性(或同性)跨過朋友的界線,在一起不久時,都不會在很多小事上有點害羞嗎?因為關係變了,對方看你的眼光也會不同呀!被看得很羞這又有什麼不對嗎?為什麼這樣就是「病態美」?哼!
        我覺得愛情中的嬌羞就是一種很可愛的示弱,表示「我很在意你,很受你的影響,嗯~不要再虧我了嘛~」(頭上戴一朵花~)不分性別都是如此,只不過古代詩人大多是男的而已。害羞的男生也一樣很可愛啊!這應該是在兩人之間相互消長的。其實我反而不能想像完全不會/不曾害羞(過)的情感關係,這感覺好像完全不在意對方似的,被看光也沒關係般的豪邁,好難想像啊!奇怪的是,這麼普通的人生經驗,卻不能幫助很多學者理解宮體詩裡的「嬌羞」,難道其實是我個人的問題,世上並沒有這麼多人在戀愛時感到害羞嗎?:)但是這怎麼行,這可是重要的人生情趣!
        賈平凹《廢都》用一種《金瓶梅》般的筆調描寫男女之事,記得唐宛兒第一次出現在男主角面前時,好像是髮夾掉了她又煞有介事的撥撥頭髮夾回去,男方的感想是「這個婦人好風月的」。XD 我想「風月」不一定是指做到那一步的表現,而是在某些情態之中,展現出來的風情與魅力。我覺得這甚至跟容貌好醜無關,而是在一些小動作與表情中,流露出「我很在意你的目光」的訊息,所以說「搔首弄姿」這個成語是有道理的,即使是無意識的撥頭髮、夾髮夾,也表現出「我意識到你的觀看」。我認為這是宮體詩中女性情態的基本精神,指向男女之間情或性的「風月」、「風情」,而這樣的題材,我覺得沒什麼低俗或不道德的,也不過就是人生百態中的一種。我反而覺得在南朝、唐代,乃至傳入日本的宮廷文化中,如果不懂得這種「風情」的意涵,在時人之間獲得的評價是較低的。我很喜歡的蕭綱〈烏棲曲〉:「織成屏風金屈膝,朱脣玉面燈前出。相看氣息望君憐,誰能含羞不自前?」在女子的出場過程中,「含羞」絕對是一個重要的停頓,如果燈前一出就立刻「自前」,背景與燈光的聚焦效果會馬上減弱,更無餘味可言了。當她駐足燈前,含羞相看的時候,是可以感覺得到兩人之間流動的「氣息」的,而這個停留懸宕的瞬間,就是令人玩味的詩意美感所在。可是現代人誰能懂得,直接滾到床上之前,在燈前窗邊害羞遲疑一下的美感?(啊,我在說什麼呀!不,你沒有看到這一段~~~)
        不過再回到現實人生好了,「嬌羞」畢竟還是不能勉強的,因為故作嬌羞很容易被識破,看起來會效果更差。XD 所以重點應該是要找個你真的很在意,也真的會為了他/她而害羞的人,其他的大概只能靠天賦吧,我想。:)
        雖然是因生氣而開始寫的,但是這個話題好「大人」...嗯...可是我是大人呀,應該沒關係吧!話雖如此,我想我還是不可能在上課時直接這樣講,畢竟在外人面前我是很矜持的,世上只有很少人知道我的真面目。XD 而且啊,我一直覺得,同儕之間越是敢講、愛講的人,其實越是對男女之事(包括情與性)沒經驗,才會覺得是個話題。成熟的大人呢,就是要自己默默的寫部落格,哇哈哈哈~
        P.S. 索性再多說兩句吧,蕭綱〈美女篇〉的結句:「朱顏半已醉,微笑隱香屏。」真是傑作!不覺得這「微笑」神秘卻又說明了一切嗎?真正的誘惑不在於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反而是由「微笑之後的消失」顯現,留下想像空間,高招!所以一直覺得蕭綱被過份低估了。:)(←這也是微笑喔!跑走~)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河流●台北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