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佛懲罰

        早上去馬偕打了疫苗之後,順便去龍山寺拜拜,以求出國平安。本來沒有要抽籤的,「卜以決疑,不疑何卜」,但看到老公抽的籤似乎蠻準,有針對他問的換工作問題回答,所以我也好奇的問了論文,抽了一支籤,結果是非常糟糕的壞籤,「桓溫得殷浩書」,意思是曾有的期待到頭來一場空。其實我早上就莫名的有點焦慮,抽到這支籤更是心情大壞,後悔為什麼要抽,也生氣為什麼神佛要這樣說,在回家的捷運上不禁流下淚來,覺得十分沮喪。跟老公說了一些毀神謗佛的話之後,回到家裡,電腦竟然神秘的無法開機,老公幫我拆開看後,也沒什麼問題,它自己又能開機了。因為時間點巧合,難免覺得是神佛在懲罰我,就更覺得生氣了。如果你們真的存在,竟然會以這種恐嚇威脅的方式,來讓眾生不敢不信你們嗎?這比我不相信你們存在還更讓我無法相信。
        以上這番幼稚的話,其實是在生自己的氣,也有些不知所措吧!一進入論文的焦慮中,就好像跌入無邊的黑暗深淵,即使親如老公也救不了我,而且我還要顧慮著不要讓他太擔心的話,其實更痛苦。這種知道誰也救不了我的感覺非常恐怖,非常孤獨,彷彿一直在往下沈。而且這個話題是沒有人可以討論的,一來我不喜歡在朋友面前露出負面情緒,二來,如以前所說過的,圈外人不了解、寫完的人覺得這沒什麼、同樣在寫的人會跟你較勁或者也自身難保,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別人要怎麼安慰我我才會好過一點,於是變得很不想見人。再加上一直好不了的感冒,感覺整個身心狀態都非常虛弱、怕煩。
        最讓我覺得困擾的是,也不能因為寫論文就不顧生活,或生活就不顧論文,但兩者越來越難兼顧了。關於這點,我知道我沒立場靠夭,畢竟我已經沒有在工作,專職寫論文,比起一邊教書一邊寫論文的同儕幸福太多了。我會很不想把論文的緊繃狀態帶進生活中,也不想讓生活的逸樂狀態干擾到論文,但兩者好像難以截然二分,多少都會互相影響,前者會讓我覺得很對不起老公,而有罪惡感;後者會讓我覺得對不起自己,也有罪惡感。我好像必須一直整理自己、說服自己、逃避自己,在兩邊都是,好像我活在世上就是一件罪惡似的,沒辦法扮演好我的角色,完成我的責任。而我會抽到壞籤就這麼難過,是因為覺得自己已經夠慘了,不料連神佛都跟我說「算了吧你,你不是那塊料」,我好生氣!好傷心!就不信我真的有這麼糟!就不信已經有決定好的命運在支配我!
         但我還是好希望你安慰我,就像黑夜裡茫茫大海中的燈塔,讓我知道依循著你的光就能到岸,像年輕的時候一樣。我這樣說,是不是太幼稚又自以為是了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