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以詩歌和春光佐茶

        「以詩歌和春光佐茶」,這是飲料「飲冰室茶集」的廣告詞,一看就讓我好喜歡。儘管過著每天與詩歌為伍的生活,(好吧,其實也沒有每天),有時候會恨恨的希望這輩子都不要再看到詩,不過事實上我知道這還是我的宿命,因為好詩自成一個意義完足的世界,與現實世界隔離開來,只有純粹的美麗與感動,我沒辦法離開這樣的世界。為什麼說「學少年」的精髓是「傍花隨柳」呢?:)因為那是對美好春光、物色存在的一種鮮明意識,必須是對外在環境的一切還會好奇、注意、感到新鮮的心靈,才能意識到春天,而這樣的心靈是近於年輕人的。對我們中年人而言,經常面對的窘境是黃庭堅的「花氣薰人帖」:
        「花氣薰人欲破禪,心情其實過中年。春來詩思何所似,八節灘頭上水船。」
        在某個與春光猝然相遇的時刻—對詩人來說是收到海棠花—其實是會回憶起一種近似於年輕時的心情,非常純粹、美好,如同詩歌一般,這種撼動會令人產生一種彷彿會改變目前「何遜而今漸老」之現實的錯覺。然而終究是「欲」破而未破,再怎麼說畢竟已是中年心情,不想再真的打破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心靈的穩定狀態。「少年」只能是由「學」而暫返,不會再是持續存在的真實。恆定、理性的心靈所必然失去的,就是對外物的意識與感動,用黃庭堅的話來說,就是「詩思」。沒有那樣的感動,就不會再有詩,或者只能是雨中品茶式的理趣宋詩,如同程顥那首。詩思的擱淺、春光的棄絕,都精準的描述了中年心情,所以其實我只是躲在詩與春光的世界裡,以為這樣就不會變老的幼稚鬼吧!
        其實這篇本來主要的目的,是要寫下「如何泡一杯奶茶」的心得。說來慚愧,結婚三年以來,在生活技能上的代表作,應該就是「泡奶茶」了,連我都替老公感到心酸。為什麼要自己泡奶茶?一開始是因為從尼泊爾帶了紅茶包回來,必須自己加糖加奶,而展開比例調配的實驗與修正。但也是因為市售的飲料糖份太高,人工奶精又都是脂肪,會增加膽固醇與血脂,我已經太胖,而老公的三酸甘油脂太高,但他又很喜歡喝奶茶,所以覺得自己用鮮奶泡比較健康。我現在已經很少在買市售飲料了,並不是嚴格禁絕啦,只是盡量避免,不太喝之後,有時喝到反而覺得太甜,也不是很喜歡喝了。以上開始注意身體,當然是變老人的徵兆,不過,還是要注意一點嘛~失去健康是很痛苦的,什麼樂趣都沒有了,連看到愛吃的東西都沒胃口,這可是我最近病了一陣子之後的懇切建言。
        剛結婚時,為了量化烹飪數值以便下次參考,特地在頂好買了量杯與四件一組的量匙,所以以下數值是有經過準確量化的。
        材料:立頓紅茶包(有用過天仁的,但茶味太淡)、林鳳營鮮奶(有用過瑞穗,但奶味似乎稍淡)、糖。
        作法:1.將茶包放入200c.c.的杯子中(以下皆以此為基準),加熱水至七分滿。2.加入1又1/2茶匙的糖,攪拌均勻。(茶包不要拿起來。我的杯子是250c.c.,也是加等量的糖,看個人喜好。)3.靜置3-5分鐘。4.將茶包上下拿起、放下5次,丟棄茶包。5.杯子剩餘空間加入鮮奶,攪拌均勻即可。
        很簡單吧!連我都可以做到的,保證大家都OK。(說不定現在已經有人在笑:這也要煞有其事的寫食譜嗎?可是我想應該也有人跟我一樣不會嘛!)不過這件簡單的事忽然讓我意識到,為什麼單身時代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是因為這背後要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與生活型態,例如放置這些東西也不會干擾到家人的地方,或是不會被母親干涉「你在做什麼?這樣做不對啦,要怎樣怎樣...」的自主生活。以前會太習慣被母親照顧,自然不會想試著做點什麼。然而,擁有可以按己意支配的這一切,也是變老的徵兆之一。在某方面來說,這些因經驗而形成的「作法」,以及物質選擇上的「習慣」,也建構了我的生活與世界,越來越穩定,越來越不易被一盆海棠花打破。:)So,面對詩歌與春光,我還能說什麼呢?不如請你一起泡杯奶茶來喝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Friday I'm In Love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