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P.S. I Love You

徐懷鈺 - 友情卡片
        也不知道為什麼,前幾天忽然腦海中浮現這首歌,就常常唱個幾句。記得是我碩士班的時候吧,因為雅苓還在成大,那時燒錄器還很少見,但她們研究室有一台。有天她來我家,提到一張光碟就可以燒錄很多張專輯的MP3,我還很驚訝,大概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吧!她問我想聽什麼,她都有,我一時也不知道要選什麼好,她就幫我挑了幾張co進我電腦裡,徐懷鈺的「天使」就是其中之一。其實以前去唱KTV時,好像還蠻常唱徐懷鈺的歌,(雖然我的「國歌」是劉若英的歌,大家都知道),現在回想起來,她真是90年代非常有代表性的流行歌手呢!她的聲音好像已經和那段歲月結合在一起,一聽到就讓人覺得好懷念喔!
        我一直把這首歌名記成「P.S.I Love You」,可能是因為Beatles的同題之作,但也是因為我非常喜歡歌詞中最後這個「P.S.」,覺得是很好的結尾。整首歌講的都是對朋友(異性友人)的關心與懷念,尤其是副歌部分「好懷念那夏天」、「多可愛的昨天」兩段,真的讓我非常感動。在此前提下,「P.S.」無論從廣狹二義來解,我都覺得很好。狹義來說,女孩的關懷是因為男女之情的愛的話,卻在最後才說出來,此舉突然讓前文的回憶有更深的意涵,畫龍點睛的力道很強,而且會讓前文相對顯得含蓄委婉,感覺很溫柔、有餘味。畢竟「含蓄委婉」這種風格,在現代流行歌曲中已經越來越少見了。如果是廣義的愛也不突兀,就是非常溫暖的安慰、支持失戀的好友,讓他知道雖然在人生的低潮,你還是有我這個朋友,有我們一起度過的快樂回憶。我也很喜歡這樣的解法,因為也有很多朋友曾經這樣給我支持,and I love you,too。:)
         不過前陣子看到徐懷鈺因為私人的問題上新聞,忽然很強烈的感到90年代是真的已經過去了。就像唱KTV的歲月、沒有燒錄器的時代、第一次聽說世上有MP3的驚訝,不知不覺都已成歷史了。昨天看「艋舺」,電影將時空背景設定在1986-87年,以一些文化或物質來呈現那個年代的氛圍。問題是,那也是我已經有記憶,曾經歷過的年代,會覺得有些地方跟電影的「復刻」顯然不同,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我根本沒有意識到80年代已經離我那麼遠,遠到連電影都已將它視為一個需要復刻的遙遠年代了。可能在我的主觀意識中,生命是連續性的發展,過去對現在仍是有影響、有意義的,所以不會「自外」於過去的歲月,然而歲月倒是毫不留情的自外於我們了。(這就是為什麼陶淵明「日月擲人去」之「擲」會那麼好。人類在被時光拋棄時是沒有自覺的,發覺的時候早已遠遠被丟在後頭了,非常意外、無奈。)在有徐懷鈺的90年代過去後,因為栽進老搖滾與重金屬的世界裡,我已經很少聽流行歌曲,而離當代的文化潮流越來越遠。如果要我說出00年代風靡台灣社會,具有代表性的華語歌手,我還真是說不上來。據說,這就是變老的徵兆之一。但是沒關係,不用安慰我,我很能接受這個事實。:)而且坦白說,在心理上我還沒到「回憶比期待多」的年紀,我想學習的事情還很多,年齡還沒打敗我。(挺~)
        老人還有一個徵兆,就是容易覺得自己年輕時代的一切都比較好,我也的確不例外的認為,以前的歌詞寫得比現在好,因為現在的歌我沒聽過幾首,當然不可能比以前好,這絕對是我的老人偏執,請勿見怪。除了「友情卡片」,最近還找到國中時譚詠麟的「難捨難分」,也是想起以前就好喜歡這首歌的歌詞:
        主要是喜歡「說起來愛情的悲歡離合/有個你我永遠不提/相偎又相依要留在心底/陪我一路到天涯」,理由也是一樣,覺得好含蓄委婉,把最深情的藏在心底,「不提」比千言萬語更重,如某位理論家所言,能說出口的,在心裡都已經死了。據說以前有位老一輩的老師,講到李商隱「高閣客竟去,小園花亂飛」,就只是讚嘆「好!好!好!」,竟不說好在哪裡。我現在可以體會,因為要用言語說哪裡好很容易,但是要在感情上體會到它的好非常難,索性竟是不必說了。噯,我扯到哪裡去了!總之,在我的「老人偏見」中,現在的流行曲詞已經不太懂得含蓄的妙用,簡直跟我一樣淺薄——只要別人沒明確跟我說的,對我來說都當作不存在——一副「有事你就說呀,不說就是沒這回事」的態度,非常重視直率表達的當代。「P.S.」的餘味或「不提」的美感,在這舊情人動不動就出來向媒體爆料的時代,似乎已經非常遙遠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