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荒島生活

        這幾天真是一言難盡,好像發生很多事的感覺。先是週末去鎮西堡,一個位在路的盡頭,與世隔絕的部落。雖然沒有司馬庫斯那麼遠,卻也彷彿千山萬水的開了很久。訂房的時候並不知道,但正好碰上他們的桃花祭,滿山遍野的水蜜桃桃花,更像是來到了〈桃花源記〉裡「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世界。晚上在新光國小還有營火晚會,除了唱歌跳舞之外,他們還準備了很多巨大的烤肉串,分給大家在營火上烤,狗就在人群中穿來穿去撿肉吃,整個氣氛十分熱鬧。因為爬山的關係,我們去過很多原住民部落,經常感受到他們樂天爽朗的可愛性格,而這次更深深體會,以他們在山上過著這樣快樂、自由的生活,怎麼可能搬進大愛村還能相安無事呢?會有文化及宗教上的衝突也是當然的。對了,第二天在往巨木群路上遇到兩個原住民,一個帶著很長的獵槍,本以為他們要去打獵,結果是要去棲蘭幫在當地撲滅森林火災的人運送糧食。(所以要帶獵槍,他們會經過很長的原始山區,那裡正是台灣黑熊的家。)是的,你沒看錯,是棲蘭,而且預計當天晚上就會走到!原住民真的不是人,他們絕對是神啊!最厲害的是,可能因為全族都有此神力,他們甚至一點都沒意識到這有什麼了不起,總是一副稀鬆平常,「本來就是這樣啊」的樣子。又讓我想到在金岳村從幾層樓高的懸崖上跳水的那些少年,問他們「不會怕嗎?」也是說:「不會啊,已經習慣了。」(好驚人的習慣!拜~)
        因為旅行時忘了帶手機,回來後發現我媽打來兩次,就知道一定是我小妹生了,果然如此。3/21(日)凌晨0:45,剛跨過牡羊座的男寶寶,我的外甥,比預產期提前一週來到這世上。以頭胎而言,我妹生產的速度算很快,而且有打無痛分娩,沒有吃到很多苦。我星期一也去馬偕看過他們了,小朋友長得很像我妹,真是有趣。他旁邊兩個嬰兒都是雙魚座的,乖乖的在睡覺,只有他動來動去很不安分的樣子,果然是很有衝勁的羊男!雖然如此,我妹還是比較希望他是牡羊座。(所以硬撐過12點嗎?)沒有什麼比小孩子的出生更催人老了,我們全家都立刻晉級一輩,不過還是覺得很高興。我也忽然深刻感到,因為我去過一些環境嚴苛的地方,做過一些別股溜走的事,所以常有人說我勇敢;但我覺得真正勇敢的是這些媽媽們,我沒有辦法承受她們所能承受的痛苦與犧牲,而且差得太遠了。雖然我很討厭將「母親」、「母愛」神聖化,但這其中似乎的確有一些神性的光輝存在。
        然後,我的電腦從星期一早上就壞了,才剛立志要奮鬥,特別早起,就被潑一盆冷水。而且這次壞得相當徹底,是主機板壽命盡了。還好我有老公會幫我修,所以心情上不會非常焦慮,只是前兩天就過著沒有網路的生活。這兩天就像在荒島上一樣,沒別的事可做,只好認真唸書,然後卻有點傷感的發現,這樣唸書的效率奇高,就像回到前網路時代,可見我平常在網路上花了多少時間。這讓我想到稗官野史中,年羹堯小時候因為太頑劣,奇人老師獻計,跟他一起關在花園裡十年,他玩到後來實在太無聊,就去看老師在做什麼,終於自發的開始接受教育,讀書、習武,不然真的沒事幹。但是,這兩天卻也非常寂寞,唸書累了也沒什麼可排遣的,也像大學時代一樣,就是發呆。而且因為已經習慣在網路上寫東西,唸書忽然有什麼感想時,又發現「啊,現在沒得寫」,只好寂寞的寫在筆記本上,讓我想起年少時那種寂寞的感覺,但是連寫筆記本都寫不好了,因為太久沒提筆,字越來越醜,手也更容易痠痛。原來這十年來已經依賴電腦與網路這麼深,如果有天真的被丟到荒島上,或是沒有網路的第三世界國家,大概要花很多時間適應吧!雖然現在可以上網了,但早上才發現word有問題,可能需要重灌office,所以今天還是要在唸書中度過。
        覺得自己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回來似的,忍不住話很多,其實加上鎮西堡也才幾天而已,真是不甘寂寞。而且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這麼欠「照顧」,如果沒有老公的話,很多事我都會不知所措吧!或許後來我還是會解決,但整個過程我會非常恐慌、焦慮,所以像老公這樣有能力又鎮定的伴侶,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重要。可是相對而言,我卻又能給他什麼呢?應該也不是一無所有啦,但總覺得「愧彼贈我厚,慚此往物輕」,很難回報於萬一。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