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象國與象總統(刪節版)

        老公這陣子睡前在看的書,是民國5.60年代,派駐到象牙海岸的外館新聞參事的見聞錄,蔣碩平先生的《非洲十五年與旅途見聞》。當時象牙海岸還跟我國有邦交,這些第一線的外交人員與農耕隊成員,非常辛苦的長年住在非洲。作者的文體大致是偏向新聞報導,各篇也均發表在台灣的報紙上,描寫性與介紹性很強,向當時的台灣介紹一個風俗民情完全迥異的國家。老公一面看,看到有趣的見聞就會跟我說。書中將「象牙海岸」簡稱為「象國」,「象牙海岸的總統」就是「象總統」,簡直像童話故事的國度一樣,有很多大象在哇哇叫,其中還有象的總統。(這裡沒有歧視象牙海岸的意思,只是覺得這簡稱很可愛。)老公的邊看邊講,也因而有點像是在對小孩子講的床邊故事了,因為遙遠的時空產生的陌異感,就像童話中「很久很久以前,很遠的地方有個王國」的開頭一樣。感覺上好像我也在1960年代的象國住了一段時間似的。:)老公昨天去查了一下象國的歷史,其實跟台灣很像:獨裁的強人帶領民眾推翻法國的殖民統治,過了二十多年相對安定繁榮,但沒有言論自由的日子。書中的象總統就是這位獨裁者,作者駐象時期,象國首都阿必尚是西非最大、最繁榮的都市。後來同樣也出現了反對黨,象總統下台後不久就死了。可是不幸的,就跟大多第三世界國家一樣,沒辦法像我們台灣這樣政權和平轉移,最後也演變成選舉不成(或不公)導致軍事政變→內戰不斷的結果。今日的象國大概已經不是書中所描寫的光景了。 
        其實我真的就是很喜歡聽人家講新奇的見聞,就像湯姆歷險記中,捕捉野馬的人、搭乘熱氣球的人來到他們鎮上,他就一直纏著人家要聽捕野馬跟坐氣球的事,還硬要跟去。尤其是像這種台灣比較不熟悉的國家,更是令人好奇。上次的元旦二子溫泉溯溪,老公的朋友有被公司派駐到沙烏地阿拉伯九個月,這種獨特的在伊斯蘭世界生活的經驗,也是讓我忍不住一問再問。:)沙國不發觀光簽證,而且即使是工作簽證,女性也一定要有父親或丈夫陪同才能去,大概算是我這輩子都沒機會去的地方吧!不過,我並不是很喜歡看遊記,而比較喜歡「生活」的見聞。遊客看到的東西比較表面,有時候帶有大量因不了解而產生的偏見,包括我自己寫的也是如此。住過一段時間,或是在當地工作,往往就是另一回事了。
        雖然這本書我自己只看了一點,但最強烈的印象是,在60年代,世界普遍還在進入「現代化」的進程時,人們其實還沒意識到資源是有限的,彷彿只要建設、開發得宜,人類幸福光明的未來就指日可待。當然,「國家」在此進程中必然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對於當時的人來說是很被重視的集合體。但在五十年後的今日台灣,「現代國家」的神話已經逐漸崩解,社會上的國族認同也不再一致,大家也都有共識,如果我們再不節制,地球就快死了—帶著我們一起。所以這本書最可貴的地方,不只是記錄一個異國、異文化,更在於呈現了一個逝去時代的意識縮影。
        (在這之後本來還有感而發寫了很多,但已與題目無關,轉向情緒性的議論,也有尖酸刻薄之處,想想還是不太適合公開貼出,於是刪掉,以致本文結束得有點突然。我還是比較希望,這篇日記的重點是老公講象國床邊故事給我聽的美好。)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麗的嘲諷—關於「黃金旺族」展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