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算了

        兩度寫了一半又放棄,想表達因為族群問題受到朋友的一點情感傷害,卻又覺得沒辦法寫好。一來朋友不是故意的,她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跟人有關的問題,只是純粹就事論事。但這就像對著黑人罵黑鬼,不可能停留在理論層次一樣,必然會造成的傷害,她卻完全不知道。雖然很驚訝她能夠把理論與人情區分得這麼乾淨,這種冷酷有點嚇到我,但反正她不是故意的,算了。其次,如老公所言,歷史真的是在重複同樣的爭奪與傷害,人類如黑猩猩般的動物性,充分表現弱肉強食的歷史中,這筆帳真是算也算不清。指責別人的受害者,也不見得就沒有欺壓過別的族群。並不是說這樣就可以合理化傷害,只是一直放不下傷害,也不會比較幸福。而且冤有頭,債有主,每個人是該為他自己做的事負責,但是為什麼要為自己所屬的「族群」負責?何況到底還能不能算是這個族群,定義上都已經很模糊。捫心自問,我並沒有殺了任何人的父母、親人,也沒有歧視和我不同的族群或階級,我不需要被標籤化的「族群」概念所困擾,感到愧疚或受傷。如果現在我也放不下她的傷害,這種被突顯的「不同」只會越來越擴大,如果整個社會都是如此,人類歷史上很可怕的屠殺事件就會重演。所以,算了。
        但是我之所以會寫到第三篇,而且還不知道這篇是不是又會放棄,表示我有個非常過不去的點。幾經思考,我想是因為朋友無法接受我是台灣人,可是我也沒有第二個故鄉。不過我跟她談過以後,她能理解她也有盲點,也向我道了歉。其實我還是很希望故鄉土地上的人認同我,問題是,如果我本來就是其中的一員,就不會特別感到需要被認同了。這種感覺困擾了我很久,現在我終於搞清楚,原來是我自己也陷入「河洛人=台灣人」的迷思,如果我將「台灣人」定義成不分族群與先來後到,共同生活在台灣的人,那麼我當然是台灣人,還有什麼好困擾的?雖然社會上可能有些人認為閩南人才能稱做台灣人,但我不這麼認為就好啦!又何須因為有人這麼認為而傷心呢?我是台灣人,我老公是台灣人,來自各國的外籍配偶當然也是台灣人,雖然我們有不同的文化,但不應該哪一種文化才能叫做「台灣文化」,不去刻意區分的話,生活中大家也早已融為一體。我和我妹妹都是跨族群的婚姻,我的外甥,你還能區分他是哪種人嗎?就是這樣,台灣才會如此多采多姿啊!
        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移民、遷徙」會是二十世紀重要的文學理論之一,因為這涉及非常複雜的認同問題,與族群/民族之間的權力鬥爭。但我還是相信,人類是渴望和平與幸福的,在衝突、仇恨、報復的背後,其實大家還是想過著不分彼此、和樂融融的日子。我想經過昨天的懇談之後,朋友也多少接受了我的想法,應該不會再把我視為上海人或外國人了。大家都需要一點時間,然而回到情感的本質上,我還是很喜歡你,無論你是什麼人,納美人也OK。這篇日記中的無奈與悲傷,就把它們留在即將過去的這一年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