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頭日記

陳昇 - 大頭日記
        還是跟以前一樣奇妙,總是會在某種情況下,聽到剛好可以符合心情的昇歌。雖然這首不是他自己寫的,但再拿出來聽,還是覺得機車到讓我笑了。翻出01年底出的「五十米深藍」,是為了想聽「熱浪T恤」,這首歌卻意外的勉勵到了我。很簡單,問題的本質一樣,別人期許我們要寫出某種規格、符合某人需求的作品,但我們不覺得一定要那樣,而且「無論是天氣、旅行、睡覺、吃飯/為什麼就不能是一首情歌呢?」有趣的是,歌詞還很機車的嘲諷:「我怎麼知道/大頭的媽媽有什麼知而不能言語的傷心/需要藉著阿昇的情歌來撫慰失落的心情呢?」XD 現在的我不太喜歡這樣講話,但是由陳昇來講,就是不會覺得很討厭、很尖酸,看來嘲諷與幽默的微妙界線是很取決於個人特質的,我還是不要自以為幽默好了。:)嗯,非要大家都「那樣」寫論文不可的「大頭的媽媽」,又是有什麼「非如此不可」的理由呢?
        反正,放心吧,我挺得過去的。「我不知道大頭的媽媽要聽什麼樣子的情歌/也不知道唱片公司要什麼樣子的情歌/阿昇只是努力的在寫歌就是了」。雖然沒有很努力,但大致就是這個樣子。而且啊,我昨天還考證出〈登北固樓〉不是沈約作的,應該是唐人偽托喔!因為丁福保或逯欽立誤收入《全詩》,大家也誤用,韓國學姐還拿來當懷古詩的例子。而且蕭衍有同題之作,更是不令人起疑。我本來也想用,但是有一種奇怪的直覺:「這個例子太完美了,too good to be true,幾乎不可能是齊梁時代的東西。」再仔細一看內容,果然更加不對,而且很明顯,可能早就有人發現了,沒有的話也只是因為沒人在意沈約,不是我多了不起。還是小考了一下,雖然論文不能用,但很高興發現這件事。我也在想,不唱情歌就算了,還很復古的回頭去唱軍歌,放在論文裡的話,應該會讓大頭的媽媽昏倒吧!可是管他的,畢竟學術也不是我的人生重心。我的人生是為了體驗新奇有趣的經驗,宗旨是自由與快樂,不是為了滿足別人、給別人糟蹋的。不用擔心。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