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hat's Jom!

        承上一篇的話題,其實在異國看電視,算是蠻有趣的經驗,可以具體了解當地的流行文化。前幾天讀到朱買臣貧賤時被妻子瞧不起,主動求去的故事,我也忽然想起在坦尚尼亞等老公下山時,在旅館看到的那部swahili語電影。這是有英文字幕的,所以還好,不至於自己配音。因為電影一開頭,就是一位妻子在發飆,把丈夫的畫作通通扔出屋外,大罵他不事生產,每天只會畫畫,說到激動處還追打他。這種藝術家成名前的悲劇,古今中外皆然,往往令人同情。但身在非洲,親眼看到當地的景況,我反而非常同情那位太太,在這種地方全力搞藝術,嗯...其實不能怪他太太那麼生氣。總之,這場夫妻爭吵驚動了全村,就有一位長老和一些村人前來調解,大家坐在一起吃頓飯,然後似乎就沒事了。長老說:「吃了這頓飯,連惡狼都會變成羔羊。」大家都笑了。吃飯真的有這麼大的力量嗎?這就是我所不懂的文化差異了。
        接著,長老開始訓話說,身為一個男人,就是要有Jom,有了Jom,做什麼事都能成功,沒有Jom就會失敗。此處Jom是用音譯加上引號,大概是swahili語中的專有名詞,沒有翻出來。我猜或許是近似膽識或勇氣的意思,甚至不翻的原因,說不定是因這個字的原意是XX,引伸為男子氣概。(了吧?不可發問。)然後,長老突然很激動的指著一個木頭架子說:"That's Jom!That's Jom!"(字幕)我一時很錯愕,想說為什麼這個架子是Jom?後來才發現,他是在指架子上的一張照片,就像國父遺照或總統玉照那種的,顯然是他們的某位民族英雄。更神奇的是,接下來就由長老開始講古的旁白敘事,畫面轉到民族英雄是如何聚集群眾、發起革命,推翻歐洲殖民者的經過。所以這部電影的重點,根本就是「建國大業」之類的開國史,前面只是一個引子。可是,這個引子跟正文之間的關連,竟然就只是長老的"That's Jom!",也未免太斷裂了吧!就像一篇寫得很爛的論文,前言根本照顧不到後面。被老婆追打的落魄藝術家,除了可能作為沒有Jom的對比之外,到底跟民族英雄有什麼關係呢?其實並沒有。害我一開始那麼為他擔心,結果後面的故事根本跟他無關,這種敘事結構真是太怪了!大概local movie自有他們能接受的思考邏輯吧!
        還記得Barik帶我們逛街時,看到一家店門口擠得人山人海,都在往裡面看。原來那是一家出租local movie的錄影帶店,正在播免錢的電影,所以引來群眾圍觀。出租一部電影需要2-3塊美金,聽起來還好,跟我們的百視達差不多,但是坦國的國民年平均收入只有330美金,租一部片甚至超過一日所得,根本不是一般平民百姓所能負擔的娛樂。那種圍觀一台電視機的盛況,大概我們父母小時候的台灣,也經歷過這樣的歲月吧!電影非常珍貴,動輒轟動全台,強烈維繫住社會大眾的情感,是一代人共同的回憶。不知道如果坦尚尼亞人圍觀上述電影的話,是不是會很認同的附和著:「對啊!畫什麼鬼東西!男人就是要有Jom才能成功!」
        忽然想到我問Barik,吉力馬札羅山區有沒有女性挑夫?我的出發點只是因為在台灣登山,女生也要自己背重裝,大約15公斤左右,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很會背的女生。但當我這樣問時,我清清楚楚看到他臉上有一絲受傷的表情,反問我為什麼會這樣想?我立刻就可以察覺到,那是因為在父權的社會中,讓女人去做「主外」的辛苦討生活工作,對他們來說是很丟臉的吧!傳統社會總是很嚴於區分性別角色的責任,男人就是要做大事去革命,怎麼能窩在家裡畫畫呢?然而,關於我的疑問,答案是有的,只是很少。想來在真正嚴苛的生活考驗下,也顧不得這許多了。 
        講這些旅行的事,讓我覺得可以暫時脫離寫論文的現實,又回到旅途中跑來跑去的自由感覺,真令人懷念。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