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電子情書—網路生活十年

        剛才HBO又在播「電子情書」,我又從一半開始看到完,不管看幾次,都還是很喜歡,因為是溫馨浪漫的紐約成人童話。而且今天我特別意識到,這部電影至今差不多十年,正好是一個時代的標誌—運用網路的生活開始興起,也許有人更早或更晚一些,但對我來說,就剛好是在1998-99年左右。如同分水嶺一般,網路整個改寫了我們的生活型態與人際互動模式。在「電子情書」中,網路交友還是很少聽說,會讓人預設對方「你一定想不到」的事,如今已是婚姻板「夫妻認識方式」大調查時,排名第二的主流交友方式。而且當時連線還是用數據機呢!現在台灣誰家還有不是ADSL的數據機嗎?科技進步的飛快,把舊時代遠遠拋在腦後,會讓人覺得沒有網路的日子彷彿已經是五十年前的事,尤其是二十歲以下的青少年,有知識以來就是有網路的世界,應該更會這麼認為吧!然而回頭一看,其實也不過才十年,真的不禁感到人類生活的劇變,而有些感嘆呢!
        不過對我而言,網路絕對是正面的意義多於負面,正好為不擅長與陌生人互動的我,提供了非常多生活上的便利。雖然會遇到因為不需表明身份而格外無禮的人,但反正一離開這個文字所構築的虛幻世界,也就不會有持續的困擾了。坦白說,我非常喜歡網路時代,很少覺得不適應或將之視為年輕人的專利。於是漸漸的,「前網路時代」的生活記憶,似乎也越來越模糊,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消失、轉變,或許有一天會看到研究文化史的學者寫出「二十世紀前網路時代的生活與文化」,才會赫然發現,原來青春時期的一切已經是歷史,而歷史就是這樣變遷,在Janis Joplin的Mercedes Benz中曾經唱道:"Oh Lord, won’t you buy me a color TV ?" 現在已經不會有人跟上帝要求這麼普通的東西了,反而想買黑白電視的還更難找一些。是的,真的再不回憶就沒有了。
        1996-97年,賺人熱淚的日劇「戀人啊」,航平與愛永的通信方式—放到共有的郵政信箱,再在陽台上掛一條黃絲巾通知對方有信,也正好成為上一個世代的通訊經典。他們應該想不到,再過幾年,直接寫email到對方的信箱就好了,根本不必這麼麻煩。這也提醒我們,網路也改寫了愛情、隱私、距離的定義,既可讓兩人關係備受考驗,卻也可以是更豐富的互動。我們很久沒有執筆寫一封信,甚至很久沒有見面了,可是在展示自我、閱讀彼此的網路空間中,似乎一切又沒有那麼遙遠—就連思念的定義也不同了。20年前,我與好友雖然在學校見面,回家後還是會在樓下信箱收到彼此的信;20年後,我們在facebook一起玩FarmVille,互相收到對方贈送的禮物,以及幫對方的作物施肥。:)現在實體的信箱,只會收到報紙、帳單跟廣告。我不想評價哪一種模式比較好,只是這麼清楚的意識到「不同」,真的會讓人驚覺時間流逝,現在其實就是歷史,我們的書寫就是在扮演史官。
        當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生活是這樣的:坐公車上學,因為沒有捷運,碩士班的時候才有。上課都是用講的,筆記也是用手抄的,沒有人會批評老師「無法運用多媒體教學」,或用個人電腦輸入。經典的來了:去圖書館要翻卡片櫃找資料,然後借書時要填寫書後卡片交給館員。(在日本電影「情書」及「心之谷」中,書後卡片都扮演著經由閱讀什麼書認識一個人,或表示與其同好的標誌。)前天終於去了國圖,書庫的調閱已經全面電腦化,不用再填單子了,不禁想起以前的中央圖書館時代。對了,寫報告當然是用稿紙寫,寫完後自己去印一份留底。我的神話報告用直尺畫崑崙山示意圖,影印時還讓後面排隊的人看到笑了出來。因為沒有網路,能見到的資料也不多,不太用管別人怎麼寫,自己想寫什麼寫什麼,這點是我對舊時代最大的懷念。然後,也沒有班版什麼的,已有BBS,但會玩的人還不多,群體聯絡最重要的途徑就是系學會桌上的留言本。說到留言本,還真是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一直很後悔大學畢業時沒把我們這一屆的留言本幹走,放在那邊應該早就被學弟妹丟掉了吧!還有我最重視的照片,那時也沒有網路可分享,都是按人頭加洗,花了不少錢,而且現在是厚厚的幾大箱,結結實實的存在的回憶。個人娛樂活動大多就是借書回來看,還記得沒課的下午,躺在家裡靠窗的沙發上,就著天光看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啊!那真是北窗高臥、羲皇上人的時代!那時所有的寫作—日記及其他,也都不得不是私密的,因為除了投稿報刊,也沒有別的發表管道,因此記憶中年輕時的我,好像經常在以文字自言自語。
        或許因為沒什麼資訊與通訊管道,那個時代似乎相對來說比較單純、天真,也比較寂寞。好像是大二考完期末考的那天,我一個人沿著椰林大道要走出校門,卻被夏日傍晚美好的風日所吸引,駐足坐在草地上,看著燦爛的夕陽晚霞,吹著舒適的晚風。那時我簡直希望現在死去,永遠停留在美麗的這一刻。但如果我在現代這個時代才進入20歲,我猜考完試我應該會迫不及待衝回家去打電動、上網跟朋友玩,不太可能會有那種獨自面對自我的悠閒心情。最後再補一句,那時候甚至還沒有新總圖,椰林大道的盡頭可看到公館的蟾蜍山,那天的晚霞,是和遠山互相輝映的,然而也已經是永遠消失的圖景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