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同學會的快樂與傷感

        其實我忽然就覺得,是時候該承認自己老了、胖了,正視已經逝去的青春,就是已經逝去了。也該承認再過幾天就滿35歲,卻仍然一事無成的焦慮,有時是真的在困擾我。我還得承認,我會嫉妒別人,並且感到如左思詠史詩般的寂寞。因為今天的聚會很快樂,太快樂了,所以散場後的我,就像小孩子一樣不捨得,在心裡大哭起來。可是又很清楚的知道,以我的年齡,不能在別人面前這樣,只能笑著說下次再約,但其實也明白「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下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開始發現,相較於別人,我好像無法讓別人了解我的位置。對我自己來說,我的存在就是我的位置,可是就社會關係而言,似乎必須要有個「職位」,別人才能了解你在什麼位置,而「正在寫論文」不是位置,是大家都會勉勵你盡快結束的過渡狀態,這讓我感到有些侷促與窘迫。我們一起回憶著許多往事,虧來虧去的,非常溫暖而快樂,但同時卻也因為12年過去了,我沒有坐在一個大家能理解的位置上,而多少有種莫名的寂寞。「是不是對自己(的論文)要求太高?」有人問。我是嗎?我也沒辦法回答,但總之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也無法解釋什麼。
        這種寂寞的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似乎漸漸變成「沒寫完論文,一切免談」的奇怪狀態。可是事實上,雖然沒寫完論文,我也還是好好的活著,並且實現了許多夢想啊!這點好像很難讓別人理解,彷彿我的存在=我的論文,漸漸的連我自己都有點困惑了,很難跟任何人說明似的。到底有沒有人能理解,我的價值不在於論文,而是存在的本身呢?沒有論文,我在社會的觀點看來就什麼也不是,只是一個第八年還沒畢業的人嗎?這些年來好像每次只要有朋友聚會,我就會接觸到現實世界,就會感到這種困惑與寂寞,覺得自己好像在一個很遙遠的世界裡。但這世界又跟我的實際年齡有很大的落差,很難跟任何人解釋,所以越來越寂寞。
        今天喝下午茶的店common place,頗有以前Lane86的風格,晚上也是酒吧。他們隨機放著許多老搖滾,讓我非常開心,很high的一面聊著天,一面自己小聲的跟著唱,一直有我喜歡的歌,真好,而且沙發還是紫色的,射手座的幸運色。於是我就這樣很寂寞的又快樂著,又傷感著,覺得沒有人能了解,包括了解那些是我喜歡的歌。但沒關係,我還是很高興與你們重聚。
        很亂的抒發心情,因為我想睡覺了。不過還是要解釋一下,與其說我是很焦慮的想要「用世」,不如說是很焦慮的,幻想有人能了解我即使不見用於世也依然存在的價值。問:但為什麼一定要有人了解呢?你自己了解不行嗎?答:大多時候是行的,但被親朋好友關切論文時,就會突然過不去了。大概是因為親近,更會遺憾為什麼他們反而不能了解。問:那你希望他們怎樣呢?答:我希望他們不要勉勵我,只要快樂的跟我喝完這杯咖啡,忍受我小聲的唱歌就好。可以的話,也可以抱抱我。(限女性)甚至虧我以前的糗事都比勉勵我好。(不過有人記憶力太好,虧得太真切了啦!)
        另外,雖然青春是真的逝去了,但我很高興,不是只有我記得。因為我們都記得,彼此補充、提示,其實就不是真正的逝去。我知道每個人對事件會有不同的記憶與詮釋方式,我在別人的記憶裡可能很糗、很好笑、很白癡,甚至更糟,是別人亟欲刪除,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沒出現過的記憶。但經由一些磨練,我已經不會因此而難過了。記憶本來就沒有真相,在我心中有我所記得的「真實」,對我來說就足夠了。而你知道,我是「只記歌時,不記歸時節」的,無可救藥的自high者,記憶基本上都會是快樂的,所以回顧過去,我總覺得以前很快樂、很美好,很謝謝所有陪過我一段的人,不管你們如何記得我,或忘了我都好。但我還是要說,我們中文系的人記憶力真是太強了啦!唉喲~有些人家20歲的蠢事就忘了它嘛~都35了還被拿出來說,是要虧一輩子嗎?(羞)
        P.S. 有機會還想再去common place聽音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