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下雨了,貓!」之歌

        其實今天一早就被送美簽的快遞公司電話叫醒,(嗯,只不過去秘魯要在洛杉磯轉機,這樣也要辦美簽,美國真會A錢),當時外面下起了雨。老公洗好澡出來,忽然難得一見的也自己編歌唱起來,雖然歌詞只有這樣:
        「下雨了!下雨了!貓,貓,貓!下雨了!下雨了!貓,貓,貓!」XD 
        我稱讚他:「你也會自己隨口編歌啦?第一次耶!」他說:「哪有?我還有編過很多啊!妳都不記得!」我說:「有嗎?還有什麼?」他:「.......有『貓眼殺機』。」我:「『貓眼殺機』不是歌啦,那是小說四部曲之一。」果然...就沒有了吧!所以今天真的是老公第一次編歌,被我傳染了,哈哈!他這種簡樸的歌詞,讓我又想起《詩經》中的天籟,「采采芣苢」那種調子。因為週日去爬獅公髻尾山,山路上有很多車前草,就是芣苢,所以那天才剛想到這首詩。記得洪老師講這首詩時,還講過一個有人對此詩不以為然,開玩笑仿作了「剪剪蠟燭」的笑話,查了一下,原來是袁枚《隨園詩話》記載的:
        「三百篇如『采采芣苢,薄言采之』之類,均非後人所當傚法。今人附會聖經,極力讚嘆。章艧齋戲倣云:『點點蠟燭,薄言點之。剪剪蠟燭,薄言剪之。』聞者絕倒。」
        哈哈,天籟就是像老公這樣,即景(下雨)即事(看到貓,就是我),無法模仿的純真自然啊!刻意模仿就會變得搞笑了。老公真可愛。
        P.S.《貓眼殺機》是老公編的跟貓生活的四部曲小說之三,當然只有書名跟想像的封面:1.《我的老婆是頭貓》(封面是穿著婚紗,拿著捧花的貓新娘)。2.《與貓共枕》。3.《貓眼殺機》。4.《貓口餘生》。(後三部的封面均如題所示)。呵呵~舔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