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鮑照的請假啟

       呵呵,好巧,我今天也收到一張「請假啟」,覺得很有意思,還想說晚上要寫一下。結果晚了一步,好像就變成抄襲別人的主題了。:)
        我這張是鮑照寫的,在他的本集卷2,就叫做〈請假啟〉,內容如下:
        「臣啟:臣居家之治,上漏下濕。暑雨將降,有懼崩壓。比欲完葺,私寡功力。板插陶塗,必須躬役。冒欲請假三十日,伏願天恩,賜垂矜許。干啟復追悚息。謹啟。」
        不知道為什麼,鮑照家竟然會漏水,漏到如果遇上豪雨特報可能會崩塌的程度,而且他竟然窮到要親自回家修房子、作粗活,以致要請假三十日這件事,讓我對鮑照這個人感到某種不可思議的真實感。這種真實感,就跟陶淵明家竟然會遇上火災被燒光一樣,那麼真實。我想這一方面是因為,詩歌是從現實素材中提煉出來的精緻、純粹的語言,它已經去除掉那些藝術化之前的雜質,所以透過詩來看詩人的時候,會出現像李白回顧六朝詩人那樣的眼光:「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彷彿他們一個個都是仙人似的,超凡脫俗,自由自在的飛翔在藝術語言的夜空,就像張愛玲在我心中那樣,是神。神的生活彷彿也應該是藝術化且帶有表演性質的,應該要大醉八十日或是在樹下打鐵,總之離請假回家親手修房子,而且請假還要寫公文這種事很遠。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對於大多六朝的貴遊詩人而言,鮑照這種寒微文士的現實生活,離他們也太遙遠了,他們的生活真的就是藝術化的,我們比較不常看到六朝詩人寫出這樣的東西。這張請假啟後面,還有另一張請病假的,寫得非常悽慘,但反而不如這張帶給我非常寫實的被折磨感,可以了解他為什麼會寫出「拔劍擊柱長嘆息」。是啊,擊柱又怎樣呢?反正這間破屋也已經漏水漏到快倒了,不差那一擊。(正色:這是比喻。我知道他擊的應該是官府的柱子,不是他家的柱子,請不要找我爭論。)真是太慘傷了,平凡假條裡的現實人生。
        另外,還有一件事,也讓我對陶淵明更有真實感。暑假時Y學姐跟齊老師他們去江西開陶淵明研討會,順便去了陶的故鄉,以及廬山、武夷山等名勝。學姐知道我「一生好入名山遊」,特地將照片寄給我分享。看到陶淵明故居的田野的照片,其實跟台灣農田的景象很像,我忽然覺得可以想像陶淵明在此躬耕的情景,非常具體,非常真實。不再是什麼優雅飄逸的高士,連聊齋誌異裡的菊花姊弟都要跟他姓陶的,千古風流人物;而就是一個過著現實生活,享受著現實的快樂,也承受著現實的磨難的,人。Y學姐後來再寫給我的信上,也很巧合的寫道:「漫步於原野之中時,每每遙想當年陶淵明在此躬耕時的情景,而覺得感動莫名。」原來她也有相同的感覺。這就是詠史懷古的感動啊!
        P.S.欣怡兒子的名字,正好就是鮑照的字,我有跟她說過,但她並不介意。也因此,我對鮑照多了一份莫名其妙的親切感。:)(但是我依然要重申討厭他某些太俗的詩的立場。)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