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牡丹亭外

陳昇 - 牡丹亭外
        哈哈,我覺得這是陳昇有史以來最搞笑的一支MV,真是笑死我了!因為看過前幾年風靡全系的「牡丹亭」的扮相與部分片段,更會覺得陳昇、劉萍兒跟他們穿一樣的衣服,簡直是在搞笑戲仿嘛!好吧,劉萍兒不會,人家是真正的古典美女,不像我們昇哥這麼好笑。可是沒關係,我正好很討厭牡丹亭,所以非常能接受拿它來開玩笑,甚至有點惡作劇般的高興,雖然陳昇可能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我從來沒有公開談過為什麼討厭牡丹亭,這件事在本系的嚴重性,我想幾乎跟宗教或種族衝突差不多。:)王老師討厭傳統戲曲,是因為覺得人物性格太扁平,沒有掙扎、沒有矛盾,不符合真正的人性,這一點我也跟她差不多。而針對牡丹亭的話,我是不喜歡把「情」的價值放到那麼高,然而所謂的「情」,其實只不過是「性」或「性的渴望」,這沒辦法說服我。「遊園」一段,杜麗娘由春花的綻放,產生對自我青春美貌的自賞自憐,進而涉及某種「春情」,這個我可以接受;但做了個春夢就抑鬱而死,後來還因為重獲愛情(?)而復生,我不喜歡這種超現實傳奇,就連這麼滯色膩情的我,都不喜歡。這也是我不喜歡蔡明亮電影的原因,也是把「性」放得太大,彷彿人生的重心。但後來知道蔡明亮是來自馬來西亞時,我就可以理解了。一言以蔽之,兩者都是性壓抑的社會中,因壓抑而被過份扭曲、放大的情欲,我對這個主題沒興趣也沒同感,跟我的生命經驗不符。:)
        另外,純就音樂而言,我也不喜歡崑曲或傳統戲曲的音樂,對我來說,正是令我發膩的中國元素,膩到很煩,永遠都是那一套的感覺。有點像尼泊爾的民歌,曲子好像都有一定的結構似的,每首歌的起承轉合都差不多。張愛玲神似乎也有類似的感覺,請參見〈傾城之戀〉中對胡琴的描述。不變的旋律,天長地久的唱下去,彷彿以為可以收編每個人的故事似的。哼,我偏不。
        不過我喜歡這首歌改編黃梅調的方式,這樣很好,運用傳統的素材,用吉他來彈,注入某些新意。歌詞有點跳接斷裂,不是非常好,但我很喜歡副歌那幾句:
        「黃粱一夢二十年,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寫歌的人假正經,聽歌的人最無情。」
        這裡襲用了黃梅調「游龍戲鳳」的歌詞:「我們酒家人,不懂愛也不懂情。」但轉換得很自然。我覺得這段歌詞,很成功的說明了中年人回首前塵的心情:經歷了如夢如幻的許多滄桑,彷彿應該是懂得很多,但最後反而覺得,真正懂得的事,就是原來關於這世界,我們什麼都不懂—它遠比我們自以為懂得的廣闊與複雜多了。「寫歌的人」總在宣稱什麼、定義什麼,彷彿自己就是自己所說的那樣,然而又真的是嗎?更進一步,你是或不是,「聽歌的人」又會在意嗎?你的語言與旋律對接受的對象來說,不也是聽過就算了的飄忽而過,如流水的嗚咽或風聲的呼嘯,就算傾心吐膽的寫到「斷了魂」,誰又會真的往心裡去?
        所以說,昇歌真是好啊!整個就是很能洞悉人生的本質。我將來還是要寫陳昇歌詞的論文。
歌詞:
為救李郎離家園
誰料皇榜中狀元
中狀元著紅袍
帽插宮花好啊~
好新鮮~ 
李郎一夢已過往
風流人兒如今在何方
從古到今說來慌
不過是情而已 
這人間苦什麼
怕不能遇見妳
這世界有點假
可我莫名愛上她 
黃梁一夢二十年
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寫歌的人假正經
聽歌的人最無情 
牡丹亭外雨紛紛
誰是歸人說不准
是歸人啊~妳說分明
妳把我心放哪兒 
黃梁一夢二十年
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寫歌的人假正經
聽歌的人最無情 
可我最愛是天然
風流人兒如今在何方
不管是誰啊躲不過
還是情而已
妳問我怕什麼
怕不能遇見妳
是否妳走過了我身邊
恍恍惑惑一瞬間 
黃梁一夢二十年
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寫歌的人斷了魂
聽歌的人最無情 
為救李郎離家園
誰料皇榜中狀元
中狀元著紅袍
帽插宮花好啊~
好新鮮~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