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妹妹結婚前夕之我的焦慮

        是的,我小妹明天就要結婚了,但焦慮的人似乎不是她,而是我。倒不是因為上次寫過的那些事情,(見「太擔心」),我媽說,自從妹夫意識到自己要結婚、當爸爸之後,態度忽然變得積極、體貼,對我妹很好,也很挺她,所以我們已經沒有在擔心了。問題是,他們沒有另外請專業的攝影師,要我幫他們隨便拍拍就好,也就是說,這次我要當婚禮攝影師。但我的器材顯然不夠格當此大任,主要是沒有外閃,就算花一兩萬買一顆,我也沒學過補光的技巧,不見得能用得好,而且以後也不太用得著,所以沒有狠心去買,只添購一顆光圈1.8的50mm定焦鏡。前天帶著我的相機去我妹那邊(迎娶地點)看光線,發現1.8還是太暗,還是要開閃光燈,但我就是很不喜歡機頂閃光的感覺;若將ISO調到最高1600,暗部仍會有小雜訊。另外一個問題是,場地太小,拍攝的距離可能讓50mm塞不下那麼多人,可能還是要隨機應變換上廣角變焦鏡頭。對了,還有自訂白平衡的問題,我沒辦法決定是機器訂的比較好,還是我自訂的比較好,這牽涉到我的美學風格還沒有確定,就這也喜歡,那也喜歡,無法像面對文字那樣,立刻做出優劣或喜惡的判斷。總之,就是我現有的器材很難一鏡到底的應付這個場合,而結婚又是這麼重大的事,我很擔心會搞砸我小妹的婚禮回憶。雖然我妹不太重視這個,覺得只是紀念照,沒有人在要求我什麼,但說實話,我對我自己的要求很高,總覺得既然要我拍,我就有責任要拍到最好—在我的器材能做到的範圍內,不能因為我的白癡或不熟練,沒有全面發揮到器材的功能。(其實我有拍過欣怡的婚禮,那時候是用腳架吧,而且飯店的燈光比較亮。現在看起來雖然還可以,也不夠好,但她應該另外有請人拍,我拍的真的只是紀念照。)
        所以我現在又陷入龜毛發作的焦慮。奇怪,我不是射手座的嗎?為什麼細節跟形式會讓我這麼困擾呢?大概是天蠍座的星星們又起來革命了:我們要細緻!我們要精準!我們是最精緻的刺繡喔!XD 不過最近我深深感到,練習攝影這件事,讓我很能貼近南朝詩人的心理,關於如何"make a scene"的問題。雖然他們用文字,我用相機,但要考慮到的事情都差不多,要選景、要構圖、要讓人感到物象在一個「時空情境」中的美感,甚至情感。這是很難的,把他們視為文字遊戲其實是很貶低的,有玩過相機就知道,他們是多麼的認真。以女性形貌為主題的宮體詩,其實就跟人像攝影差不多,光與表情是最重要的,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宮體詩總是會寫到光照,或是金屬材質的元素。即使沒有相機,其實他們已經直覺到光線對於人、物畫面形成,具有不可思議的影響力。像蕭綱的句子:「織成屏風金屈膝,朱脣玉面燈前出。」整個就是キラキラ,光照感十足啊!「燈前出」真是太棒了,蕭綱真的很有攝影師的直覺。我總覺得他們也跟我一樣,拿著相機練習了很久。
        雖然感到焦慮,但也還是覺得,我真的很喜歡攝影,很想學習更多,這是一件幸福的事。儘管今年已將35歲,我仍然有個想從頭學起的目標,將來正式去上課,學習更多專業技術,像是棚拍或使用中片幅相機,我一直很好奇。人生短暫,我想學的事很多,如果真的沒那麼多時間精力,至少我還有這項真的真的很想學的事。我知道我學攝影的弱點在於對數理、機械的理解力很差,一些原理上的知識,比較沒辦法那麼快就能直接轉換到應用上,有時在網路上看到一些技術文章,我都要想很久才能理解,甚至笨到要拿出計算機來計算數值,畢竟高中時做的性向測驗,我的機械能力只有3%,語言能力卻有99%,幾近於是一個只有右腦的人。更慘的是,我的「手巧」是0呢!連最低的門檻都沒有畫到。不過沒關係,我可以練習,練習久一點,就算還是不懂原理,應該也可以進步吧?
        另一件焦慮的事,就是我媽只要一看到我,就會把我的外觀從頭嫌到腳。那種程度已經等同於直接指著我說:「你怎麼這麼胖!你怎麼這麼醜!」而我不是很能接受別人這樣批評我的身體,太逾越我的人際界線了,會有點侵犯到我。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因為她沒有這條界線,覺得是一家人就可以直說,從小到大都是如此,她沒辦法注意到我是個敏感的孩子。我也漸漸可以同意,有時候以「直率」為理由,理所當然傷害別人的人,其實只是合理化自己的不體貼、不想體貼、沒有同理心,而我不太適合跟這樣的人往來,他們比較適合會大剌剌跟他們互嗆,且彼此都不在意的人。例如,如果我媽說我胖,我也能笑著說出:「啊你比我更胖還說我!」這關係就不成問題了。但我就是說不出這樣也會傷人的話。我愛的人,我就是會覺得他們一切都好,是胖是瘦,有沒有白髮或黑斑,都不是重點,我就是愛他們啊!要怎麼說出這種挑剔人家身體的話?但問題是,我也希望人家用這種方式愛我,不要挑剔我的外在,卻忘了我沒資格同樣要求別人。我媽,她就是要又愛我又嫌我,我除了傷心還能怎麼辦?雖然很不願意這樣說,但我覺得我婚後整個心理狀態變得平靜,也沒有以前的情緒暴力,一方面固然是因老公能滿足我的情感需求,而且彼此沒有什麼衝突點;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不用再每天被我媽嫌,經常處於被否定、被指導的負面情緒中,可以隨心所欲,不需解釋什麼的自由生活。當然,我知道她是為我好,因為她認為外在的美貌才能常保婚姻幸福,可是我人生的最高價值就是自由,沒有自由,我什麼也不是,連愛都不是。所以一定要保持距離,我才能愛她吧...
        因為這種被嫌的焦慮,昨天想到要穿什麼衣服的問題,也是為難了好久,(服裝要兼顧到正式、美以及走動攝影的方便性,相當衝突),而且最後選出來的結果也只是還好。要何時去弄頭髮等細節,也讓我煩惱。不過想想算了,又不是我要結婚,盡力就好。我會這麼在意,也是下意識的害怕又被我媽嫌吧!我就直接告訴她,嫌我會讓我傷心,然後坦然的做不完美的自己吧!就算我也覺得自己很胖、很醜,但不可能把人生全副精力花在維持形貌的努力上啊,我又不是靠臉吃飯的藝人還是「超完美嬌妻」,頂多也只能大概注意一下而已。好了,我勸好自己了,我沒事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