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夏末相聚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孤僻、人緣很差,但最近不知不覺的,好像常被朋友找出去聚會,其實也沒自己想像的那麼自閉。也許我的朋友大多在教書,暑假末、開學前往往是聚會的高峰期,大概都覺得開學之後就沒時間了。另一個高峰期是我生日前一陣子,感謝總是有好友特地想著幫我慶生—這樣真的稱得上孤僻嗎?我不禁想起郁達夫《閑書》中日記的部分,他有記流水帳式日記的習慣,即使沒什麼特別的感想,也會寫一下今天有什麼事。看他小說都會以為他個性很陰鬱吧?但是在日記裡,他真的交遊很廣闊耶,一天到晚就有朋友來找他談天,或約他出去喝酒,簡直是門庭若市,忙得不得了呢!而且看他也興興頭頭的,雖偶有抱怨,卻不是真的非常困擾,只能說畢竟不能只從文本認識作家。對了,他是射手座的喔!陽曆1935年11月28日那天,他寫道:「今天為我四十歲生日...」嘻...這樣的話,我想我更能理解〈沈淪〉裡的矛盾與苦悶了,那是人跟馬之間的爭執呀!覺得縱欲罪惡,又無法克制動物性的本能,尤其是在年輕的時候。達夫兄,歡迎你加入喵喵喜歡的射手家族~
        扯遠了。總之上次搶付帳搶輸的T學姐,想想還是不甘心,堅持非要請到我跟S學姐不可,所以我們今天又在學校二活2樓的餐廳再聚了一次。不但被請吃飯,T學姐又送了我們很多高級面膜,真不好意思,古人一飯千金,況復有面膜乎?:)就在聚餐的同時,忽然蒨打給我,說蘋來台灣了,正在約碩班同學們星期天聚會,妍也要從台中上來。大家好久不見喔!上次見面就是我婚禮吧,但身為新娘,我又沒能跟他們聊到。更好的是,蒨說:「妳會看到兩個孕婦。」再怎麼算,都一定是她跟妍啊!我不禁有點激動的叫著:「是妳嗎?是妳吧?」太好了!因為上次才聽說她為了懷孕吃了多少苦,終於懷上了,而且是男孩子,對她的處境來說,真是太好了!而且她跟妍都是七個月,妍的是女兒,她們已經「指腹為婚」了,哈哈!:)我覺得很開心耶!雖然不是我,但我很喜歡看到別人美夢成真的快樂感覺,會讓人覺得整個世界都喜孜孜的,打從心底的為她們高興。所以後天又有聚餐囉!
        我今天也化了妝,兩位學姐一看到我,都同時稱讚,讓我覺得很有趣:果然女孩子就是會注意這種事啊!男生的話,可能有的根本不會發現吧?因為上次要買粉底,買錯成蜜粉,跟她們分別後,我又去公館的屈臣氏逛逛化妝品,粉底之外,又買了口紅。忽然覺得好像回到03.04年的那種感覺,還在學校修課、愛買漂亮衣服、用用看不同的化妝品、有時也被同學稱讚...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刻意的端著一些什麼形象。XD 不過也常有化好的臉卻被淚水弄花,臨時買卸妝棉擦掉的情形,想來畢竟只是張脆弱的玻璃假面吧,「掉眼淚就融化一些」。我可以說這就是青春嗎?(←好不負責任的話...XD)剛好今天S學姐問我們,為什麼六朝跟晚明都有很多「花美男」?就是很注意自己的打扮與容止。我說,因為有很多觀眾啊!如果我每天要參加清談、文學聚會,或去宮廷裡跟太子鬼混,周圍都是等著看的觀眾的話,我也會多少注意自己的形象。:)可是我還是要強調,化妝打扮的重點不是「美」,而仍是那句話:「風格,風格,沒有風格,活著又算什麼呢?」
        另外,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覺得妙鼻貼很好玩,觀察撕下來的粉刺很有快感。XD 有些感情,就是會像五香乖乖或鐵牛運功散的阿榮一樣,不會隨時光改變吧!雖然不想把朋友們比喻成妙鼻貼,不過相聚時的確常有這種感覺,隨著年齡增長,境遇改變、聚少離多、小孩也一個一個冒出來—簡直像三國志結成親子的新武將一樣,時間到了就會來加入帳下:「惶惶已經長大成人,加入母親大人的帳下。」—但就是會有種不變的情誼與了解,彼此爭辯也好、吵吵鬧鬧也好,依然不變。對方開一個玩笑,自信別人不懂的,但是我的話,就是會懂,即使意涵很低級XDDDD。所以,不管相隔多遠,都會希望朋友過得快樂、幸福,非常真摯的希望。如果我有信仰的話,叫我唸經再迴向給誰,我都不覺得太過份。畢竟,如果有人不幸福,是要我怎麼維持我玫瑰色的世界呢?這裡只能有王子、公主、蝴蝶、斑馬、moonbeams and fairy tales 啊!←嗯,這是典故。
         謝謝。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