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怪岳父王戎

        因查閱《世說新語‧任誕》,阮遙集原來是混血兒的八卦,順便看到它的前一則,發現王戎竟然是個奇怪的岳父:
       「 裴成公婦,王戎女。王戎晨往裴許,不通徑前。裴從床南下,女從北下,相對作賓主,了無異色。 」
        他一大早跑去女婿家,人家夫妻都還睡在床上,他竟然也不通報一聲,就直接殺到床前。這種行為不正是婚姻板與公婆同住的媳婦們常見的困擾:公婆不敲門就直接進夫妻房間,或自己用鑰匙開門進來,甚至剛好撞見夫妻正在親熱嗎?這為什麼也可以列入「任誕」啊?超白目的吧!拜託!那是他女兒耶!而且會特地被記載,可見即使在魏晉時代,直接殺到人家夫妻床前,也是很罕見的事吧,這樣一想,我們現代社會還真是沒教養,很多人理所當然的這麼做,打著「反正都是一家人,有什麼關係」的名義,不尊重自己的親人及其配偶。反而是他女兒女婿的風度真好,若無其事的各自下床,「了無異色」的接待他,應該是這兩個人被放進「雅量」才對吧!
        當然我直接就會聯想,做岳父的這麼沒禮貌,該不會是因為裴頠就是欠他錢,讓他看到女兒就沒好臉色的那個女婿吧?一查,果然是。難道他那麼急的一大早跑來,是來討債的不成?是在急個X啊!不知道,覺得這樣跟嵇、阮他們一比,就會感到格調真的差很多,難怪會被踢出〈五君詠〉之外。或者任誕多多少少都可能傷害到別人好了,但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感覺就是很差勁。不過,〈品藻〉篇中的「以八裴方八王」,又以裴頠方王戎。不知道他們的相似處在哪?或僅以岳婿關係做此類比?
        雖然不太喜歡王戎,但〈排調〉篇中他的應對我覺得很帥:
        「嵇、阮、山、劉在竹林酣飲,王戎後往;步兵曰:『俗物已復來敗人意!』王笑曰:『卿輩意,亦復可敗邪?』」 
        很帥。雖然也只是嘴砲,不過用來對付自以為超越而瞧不起別人的人,正好。真的那麼超越,那麼脫俗,怎麼會被我們這種俗物影響?嗯,這個我真要學起來,如果以後有人鄙薄我的時候,可以隨機應用,哇哈哈~那麼怕被我敗意,就不要來看我的日記也不要理我呀~^Q^ 所以王戎作為竹林七賢之一,畢竟也不是浪得虛名的,至少開個玩笑反應都夠快夠準。好吧,是個很帥的怪岳父,同時也是個小時候不怕老虎的勇敢孩子。(不過魏明帝公然叫人表演斷虎爪牙,也未免太殘忍了吧!這是羅馬競技場的中國版嗎?虐待動物真是太過份了!)
        這幾天讀書的心得跟靈感都很多,雖然都是這種別股溜走的內容,不過覺得很快樂、很有意思,只是大概沒什麼時間一一詳細寫下來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