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若是打不死,我總會回家來看你

        溯溪回來沒兩天,老公又再找下一條溪的資料了,似乎已經忘記我們從黃金峽谷下來,想要漂回營地,卻不小心被捲進激流,「人體泛舟」差點淹死的事。不過想想也蠻奇妙的,發生這種生死交關的大事,應該是要很驚恐,不敢再玩,然後對生命的意義有更多體悟才正常吧?可是我們好像也就「反正是活下來了,就繼續活吧!」沒有受到太大打擊,也沒什麼感想似的又繼續漂下一段了。現在回想起來,不禁覺得身在荒野的時候,很多適用於文明生活的認知好像會自動轉換,而且「意義」這種事會自動被跳掉,或許是大腦感官比較專注於生存,忙著在接收環境的刺激吧!回來後才意識到,我們差點死掉應該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可是又已經過去了。
        這讓我忽然想到軍歌「我現在要出征」的兩句:「我若是打不死,我總會回家來看你。」要出征的軍人如此安慰想要同行的「伊人」,應該是不會讓她比較好過吧,因為言下之意是「我若是被打死,就不會回家來看你了」。但作為軍歌,我覺得這兩句非常豪邁,打死就打死了,沒死就會回來,有種順其自然的勇敢氣魄。我不勇敢,只是面對荒野,好像會自然切換到這種模式,或許是人類的渺小,在大自然中也只能如此反應。如果有一天我沒有回來,這裡的日記永遠停滯在某一天,那也就是這樣了。
        我想念那天在營地吃完晚餐,大家躺在溪邊大石頭上「曬屍體」,吹著涼爽的谷風,幾乎快要睡著。朋友們集中的那一塊大岩石,就像阿拉斯加Seward峽灣中的海獅岩,所有海獅在寒風與浪濤的怒吼中,以看來有點噁心的密度擠在一起。:)就在我快陷入昏睡的時候,老公說:「老婆,跟你在一起我真幸福!」對呀,我也覺得。不過我們這樣一點也不像今天差點死掉的兩個人啊!天色漸漸暗下來,星星一顆一顆的出來了,對岸樹上似乎還有螢火蟲。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想起小時候和父親在溪邊釣魚、露營的感覺,自然依舊是我的歸宿。
        在刺激的冒險、盡情的玩水中度過夏日,雖然也有辛苦疲累,或擔憂恐懼的一面,但回想起來,還是會覺得生命在發光,就像清澈的溪流中,一顆顆在陽光中閃亮的五彩奇石一般,逼近死亡,更映照出生命的光彩。美麗的黃金峽谷,在我的記憶中閃閃發光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