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雕藻淫豔,傾炫心魂

        最近還會讓我忽然被touch到內心一下的詩,就是偶然看到鮑照的〈擬行路難十八首之二〉。我一直覺得,一首詩能否剛好觸動讀者的什麼,這是很需要機緣的,就算以前看過十幾二十遍,時間點不對,可能也無法領會。這首詩的形式是標準的詠物—博山香爐,但應該會被歸於「託物言志」這一類:
        「洛陽名工鑄為金,博山千斲復萬鏤;上刻秦女攜手仙,承君清夜之歡娛。列置幃裡明燭前,外發龍鱗之丹綵,內含麝芬之紫煙。如令君心一朝異,對此長歎終百年。」
        我立刻想到蕭子顯《南齊書‧文學傳論》中形容「鮑照遺烈」的八個字:「雕藻淫豔,傾炫心魂。」好精準啊!這首詩的架構可以說是古樂府〈有所思〉的進化版,都是用一件裝飾華美的物件來象徵自己美好的期待、用心經營的感情/理想,〈有所思〉的「雙珠玳瑁簪,用玉紹繚之」算是比較簡單的華麗,鮑照這個就真的是「千斲復萬鏤」的「雕藻」了,每個小細節都光華豔麗。中間「上刻秦女攜手仙」兩句,用了簫史與弄玉的典故,其實讓我微笑了一下。:)大家都說鮑照「險俗」,像「承君清夜之歡娛」這種句子,還真是險俗啊!「險」在於他還真敢講,遊走在不一小心就會被踢出的,「士大夫雅致」的邊緣;「俗」則在於這麼「豔情化」,傾向民謠風格的語言。蕭子顯形容他「亦猶五色之有紅紫,八音之有鄭衛」,真是公允。
        但是從我被touch到的那一刻,我才有點了解為什麼鮑照詩會「傾炫心魂」,因為他的情感與辭藻都非常強烈而「絕對」。美,是一定要絕對的美,一個香爐也要光彩奪目、芳煙繚繞,沒有一處不雕琢,沒有一點不用心的,絕對。在這種絕對之中,你可以感受到他強烈的熱情,不管那個香爐到底是象徵什麼,都是他毫無保留去追求、去付出的一顆心,非常絕對。而且,面對「君心一朝異」的破滅時,他的反應是沒有出路的「對此長嘆終百年」,他不會算了、放下、重新來過,他要抱著已經破滅的、絕對的美的殘骸,以自己的生命和它一起繼續破滅,直到人生盡頭。也就是就算失去賞愛的「對象」,他也不會放棄他的絕對。就是這種強烈的執念,讓他的「雕藻」具有傾炫讀者心魂的力量吧,所以我被撼動了。相較於〈有所思〉中,被辜負的女子的反應是把雙珠玳瑁簪「拉雜摧燒之」再「當風揚其灰」,一樣非常熱情而激烈,但是可以想見,這樣的斷絕之後,她可以重新開始。但鮑照詩不能,這個華麗的香爐不是別的,就是他自己的一部份,他沒辦法這樣徹底摧毀,寧願帶著遺憾與傷痛終老。
        當然,就《擬行路難》整組詩而言,鮑照是有其他出口的,不然他可能就變成李商隱了。但這首詩也讓我在想,原來真正的毀滅不是像〈有所思〉那樣,毀掉曾有的一切就算了,更終極的是,抱著曾有的一切一起沈下去,順便毀掉在那之中的自己。如果鮑照把這香爐丟到海裡,或是另尋主人,就不用一輩子對此長嘆了,但人總是捨不得費了那麼多心力去雕鏤的一切,也捨不得人我之間曾有過的,那份唯一的對應關係,總覺得那無法取代。雖然自己不是這種個性的人,但還是覺得這種「絕對」讓我很感動,大概是我們現代的世界已經沒什麼「絕對」了,一切都在快速變遷中,就算自己想執著,外在環境也會推著你走,讓你覺得執著很無謂。這再也不是守著燈塔等待,還是對著香爐長嘆的時代了,之前也說過,我們這個時代沒有那麼「熱」。太熱的現代詩應該會被大家嘲笑吧!但是,我就是喜歡鮑照這麼熱呀!是會「對案不能食,拔劍擊柱長嘆息」的暴力鮑照喔!抱~
        不過,我不喜歡鮑照詩有些地方實在太俗、太直,例如「日月流邁不相饒,令我愁思怨恨多」這種句子。我對古典詩的偏好還是比較受六朝美學影響,也比很多同儕更喜歡用典的詩歌。口語化不是不好,但太直接會缺乏一種「詩味」。與鮑照此句類似的意思,陶淵明的「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念此懷悲淒,終曉不能靜。」一樣也口語化,但就比較含蓄而有餘味,而且有一個清晰的終夜徘徊或輾轉反側的身影,比「愁思怨恨多」更具象化而有詩意。說到淺俗之冠,我目前所看過最不能接受的句子是韋莊的「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雖然它是詞,應當寬鬆一些,但我還是無法接受「呵呵」,實在是太白癡了啦!不能接受!還有「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我也覺得好俗,「我要嫖妓嫖到老」這種事是有必要發誓嗎?而且「花枝」跟「白頭」相對,反而覺得這麼老了還硬要玩,更顯得很不堪。不管是否會被嘲諷自以為是文人雅士,但俗就是俗—跟大多數人一樣,沒有新意就是俗。一般人會說「我好煩惱啊!好怨恨啊!」詩人竟然也說「令我愁思怨恨多」而非以另一特殊的語言形式來表達時,這就叫「俗」,而我的確就是討厭太俗的詩歌。鮑照太熱,會讓他很急著表達,而選擇比較通俗的語言。而且,這份熱情真的會讓他的詩很「險」,就像太直率的傾吐一切的人,總會讓聽他說話的人捏一把冷汗,怕他說出什麼令人無法承受的話來,他就是站在那樣的邊界上,有時候的確會不小心踩到一點線。當然,我知道傳統上說鮑照的「險」,是以聲調上急促危仄來說的,但這是我的部落格,我可以沒有證據的說他的「險」是在於太直太衝,所以不要找我爭論。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