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僧與虎貓

        我媽白內障開刀,我也在三總陪了兩天,之前斷斷續續邊看邊畫線的《高僧傳》,也因而有了大幅的進展。看小說之類的閒書,我是不畫線的,但像這種不知道算不算閒書,也許會發現什麼素材的,就還是比較認真視之,也不太好意思在上廁所時看—因為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沒有信仰。:)就像《馬可波羅行紀》提供外國人的觀察一樣,《高僧傳》可以看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另一個面向,從這個角度看過來,會覺得當時的中國是很「國際化」的,僧人在天竺、西域、中國之間來來去去,而且有很多遊方的外國僧人後來就不知所終,又不知道流浪到哪去了,這種感覺很好玩。中國史書給人的印象往往是個封閉的社會,尤其是六朝,個人緊緊跟地域、家族綁在一起。《高僧傳》的印象卻很流動,為了傳法,僧侶好像去哪也無所謂似的,而且為了想取經或瞻仰聖跡,很多人想去印度或尼泊爾。外國僧人奇特的長相會被特別記載喔!例如支謙的黃眼珠。我跟老公還在討論他是不是得了黃疸病,就像馬賽村莊那個眼睛黃黃的村長那樣。你知道我就是喜歡這種可以跑來跑去,遇見奇怪的人事物的世界。所以我想我看《高僧傳》的時候,好像很自然的會比較偏向「交流史」的角度。
        然後我特別感興趣的也還是神異事蹟的部分,當然,這比較好玩啊!而且我注意到,高僧跟動物互動的記載很多,尤其是老虎。就像黑獅子看到法顯就變乖乖一樣,是不是移植到中國版,沒有獅子就變成老虎?總之老虎也都會變乖乖喔!超~可~愛~的~我也好想跟大喵喵般的老虎快樂的相處喔!而且原來在魏晉時期,很多地方都有「虎災」耶,可見以前老虎是很多的。因為馬上要出門,現在不及一一列舉,而且我也還沒讀完全書,不過像求那跋摩遇到老虎就「以杖按頭,弄之而去」,跟貓相處過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就是逗貓棒的玩法啊!按頭逗弄~貓咪翻肚~抓抓~老虎就是大貓貓啊!這不是太可愛了嗎?還有釋慧永,「永屋中常有一虎,人或畏者,輒驅令上山,人去後,還復馴伏。」好好喔!我也要老虎陪我啦!好乖巧好聽話喔!于法蘭房裡也有老虎為了避風雪,跑來跟他一起過夜喔!還有釋法安為老虎說法受戒,老虎一看到他就「如喜如驚,跳伏安前」,乖乖聽他說法喔!這些真的都很可愛耶!我好羨慕這種可以跟動物相處的人!高僧真強!(完全偏離《高僧傳》的重點與主旨...)
        此外,我也覺得高僧的世界跟學術界很像,在許多弟子之中,最優秀的才能出頭。因為他們沒有世俗的關係,所有被突顯的關係都是跟老師、同學、學生,以及政治上贊助者、輿論的關係,如果把贊助者想成「學校」,輿論想成「學術評鑑或審查者」,不就跟學術圈的人際關係很像嗎?而且因為遠離一般生活,他們日常所做的大都是學術活動:譯經、說法、辯論...應該是說,當然他們也有日常生活,例如跟老虎相處就是,但《高僧傳》特別突顯學術這一面,讓我忽然感慨的覺得,其實專心致力於學術的人生,跟出家好像也差不了多少。當然,這樣的生活是要割捨許多的,看到竺僧度回覆未婚妻的信:「且人心各異,有若其面,卿之不樂道,猶我之不慕俗矣。楊氏,長別離矣,萬世因緣,於今絕矣。」還是會忽然有點難以確指的傷感,也許是因為這樣強調「不同」,而這不同讓他們必須分道揚鑣。但是不講得這麼清楚,苕華應該也很難死心吧,所以這真是殘忍。不過最讓我覺得奇怪的是,這段近於「出家前羅曼史」的故事,是誰講出來以致被記載的?連未婚妻的名字及兩人書信都有,怎麼會這麼詳細確切?已經是應當只有兩人知道的隱私了耶!太奇怪了。如果不是別人編造或女方講的,那為什麼出家後還要講這種事,告訴別人他捨棄了什麼嗎?細究文意,本段由「苕華服畢,自惟...」開端,結局又是「苕華感悟,亦起深信」,即使先前的內心想法有寫在信上,但既已長離別,僧虔如何得知她後來亦起深信?所以想來應該是女方講的。唉呀,這段更加離題,變成《高僧傳》八卦考了。平平都是《高僧傳》,為什麼我的讀後心得會是這樣?:)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