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浪得虛名

        太多人對我稱讚過東華大學的環境,總是說得多麼美麗與清幽,讓我產生許多想像,以一直還沒去過為憾。這次花蓮之行終於去了,但只能幻滅的送他四個字:「浪得虛名」。姑且不論天氣太熱、校園太大走得很累,以及環境太髒沒人打掃這些變動性的因素,真正讓我失望的是,太人工化,但又沒有把人為之美昇高到一種具有人文情致的境界,整體感覺就是空曠的校園與普通的建築,卻也沒有荒蕪或自然的野趣,嵌在花蓮渾然天成的大山、天空、雲彩的背景中,格外顯得無聊。
        但是我相信稱讚的人是真的覺得它美,這就更讓我覺得有些悲涼了。我在想,文明生活中的人們,面對真正的自然荒野時,其實本能的是會恐懼的。他們寧願接受像東華大學這樣的「一點點自然」,在安全、人工的環境中,呼吸到一點田野的氣味,或者清晨時看到一兩隻竹雞,就覺得這樣很美。雖然他們高興就好,但在我看來,就是平凡與無聊。即使我也有拍到好照片,但我覺得那種「上相」十分平板而缺乏個性,就像依據一定的化妝程序,每個女孩都會變成的那種風格,而大家也都能欣賞與接受的,時尚的俗麗。不敢撒野般的全然質樸,又不敢別出心裁全力雕琢,結果就變成卡在中間,深怕得罪任何人似的,平凡。
        同樣是大學,我覺得清華大學、中山大學就相當有情致,前者的湖畔是會讓人想坐下來悠閒讀一本書的,我也真的在那裡讀過《我們三》;後者的海灘與夕陽,至今已經二十年,仍在我記憶中閃耀。建築與風景的自然融合不是不可能的,或者索性就像台南藝術學院,以前衛、獨特的建築物著稱,也是讓人眼睛一亮。但我覺得有個關鍵點:太整齊的地方就不會有情致,趣味會顯現在無法一目了然處。所以我也很討厭我們文學院中庭弄成那樣,以前「綠滿窗前草不除」的趣味都沒有了,印度黃檀也變得像背景,無聊得很。傅鐘前的新水池更是無聊,清澈見底,一覽無遺的水泥池底,制式化的噴泉,再也映照不出杜鵑花(池邊的被移走了)、傅鐘與文學院了,沒有倒影,水池又有何趣?好的人工建築,應該會和自然相映,一同呼吸,甚至形成自己的生態系。只想追求整齊、安全、「進步」的人,大概永遠不會了解這一點。
        附上幾張東華的照片,以茲證明。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