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芳苑燈塔/塔裡的男孩

2009.06.20  彰化王功‧芳苑燈塔
        我很喜歡燈塔,總希望盡可能的去看看燈塔。我想是因為燈塔所在地大多是視野開闊的海角,讓人心曠神怡的緣故吧!而且燈塔總給我一種孤獨、等待的感覺,會想去探望它一下。(好吧,很怪的理由。)這次在蚵仔的故鄉—王功拍的芳苑燈塔,是台灣最高的燈塔喔!看起來就很苗條吧!而我特別喜歡這張,是因為會想到Bob Dylan的"A Hard Rain's A-Gonna Fall",也是《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中,主角陷入「世界末日」的昏迷前,最後聽到的一首歌。我覺得這樣的烏雲很有氣氛,好像終於回應到很久以前看過的一本攝影書出的習題:拍張冷色調的照片。當然後來真的也下大雨了,我們躲在仿海寮造型的亭子裡看單手的招潮蟹,還有在退潮海灘上"Safari"的鐵牛車。
        老公最近加入了KKBOX會員,所以我們進入了華語歌曲的「音樂圖書館」,可以聽到很多令人懷念的老專輯,想起許多青春時期的回憶。溫故之外也有知新,陳昇的專輯,我從「魔鬼A春天」之後就都沒聽過了,現在也補齊了後面幾張:「魚說」、「麗江的春天」、「這些人,那些人」、「美麗的邂逅」。依然讓我覺得神奇的是,從未滿20歲開始聽昇歌,到現在我都35了,他的歌還是很能打動我,感覺就像很投契的老朋友。尤其是「魚說」這張,歌詞與幾支MV都用了「航海」與「燈塔」的對立意象—流浪與等待,音樂裡彷彿有海角吹來的微鹹的風。「塔裡的男孩」這首歌很令我驚豔,因為正好很精準的表達出我對燈塔的感覺—位於天涯海角的守候者。而且,好吧,與其說是驚豔,應該是說驚嚇吧,因為歌詞最後忽然冒出:
「你別問我已過了幾個年頭 你這個自私的過客 
 說一路走來並不怎樣 也不過是幾個秋  
 啊 你自私的人啊 也不過是幾個秋」
        有種好端端突然被準確罵到的感覺,很難說明,並沒有具體對應的人事因素,我才沒那麼妄自尊大,以為自己對別人有多大的影響。只是畢竟的確是自私,不禁感嘆,還是被陳昇看穿了啊!不屬於自己的時光與記憶,都看待得很隨便,「你這個自私的過客」。而且,人生在世,誰不是自私的過客?所以說昇歌總是有種貼到大家的心的普遍性,每個人都會多多少少被他說中吧?(←一看就覺得是為自己的自私開脫的說詞。) 
        放一下這首歌:
        這支MV以回憶與現實的穿插並行,陳昇的MV常常這樣拍,但我還是覺得很感動,尤其是看到最後沙灘上的瓶中信的時候。2000年綠島的演唱會,陳昇就有送給大家一人一個瓶中信喔!可是,我好像沒把紙條拿出來看,還是看過又忘了,總之現在不知道放哪去了。另外,歌詞中的燈塔應該是七美燈塔,因為天使回來時野菊花要綻放,大概是七美的天人菊草原。我還沒去過澎湖南海的七美、望安,這座燈塔我以後也會去造訪吧!忽然想到,我以後可以做個燈塔專題,把我拍過的燈塔都放在一起,就像郵局出的燈塔郵票一樣。不過呀,世上的「燈塔控」並不只有我一個,曾經有個外國人來下載我拍的富貴角燈塔、三貂角燈塔,還留言說他專門在蒐集燈塔的照片,感謝我的分享。我想,燈塔真的是有種特別的魅力吧,是因為人們都喜歡自己在被守候著,而感到安全嗎?就像每次結束長長的旅行,在飛機上看到台灣的燈火時,就覺得很安心、很溫暖那樣。一點都不近鄉情怯,就是要投入你的懷抱呀!也真想給孤獨的燈塔一個愛的抱抱~
        (台灣最孤獨的燈塔呀?有喔,就是基隆嶼燈塔啊!抱~)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那把五絃的吉他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