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犀利與溫柔

        昨天去學校找S學姐拿東西,簡短的小聊了一下,因為她下學期起要去F大專任了,目前正處於人生的「大變期」,自然有很多感想與抱怨,且大多是後者。一言以蔽之,應該是因為她覺得F大不夠好吧,以外在環境或內在風氣而言都是,所以她沒什麼期待。但真正的問題是,她所希望的那種「好」,在目前的學術界是不存在的,不管到哪個學校都一樣,除非你能全無所求,徹底離開,否則都是多少有些令人不滿意的地方要遷就。然而,她竟然完全不知道這一點!應該說,她竟然到現在才知道!她很驚訝,也讓我很驚訝的是,她承認之前以為會不在意的物質條件等等,原來她會很在意。在意物質條件也沒什麼不對,但這件事會比「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更嚇到我,我會擔心我也不知不覺變成這樣,被一些外在的得失影響我的情緒,失去對名利地位的淡薄感。我怕自己會變成一個總覺得自己「懷才不遇」的失意文人,不斷認為自己應該坐上更好的位置,而別人的成功都是靠關係內定...我不想有一天我也會開始在意這種事,但看到連學姐都會在意,我可以感覺到讓她在意的力量應該很大,我很害怕那種力量也會支配我,令我憤世嫉俗,內心無法平靜。
        因有這些對人情之常的感慨,回來後不禁跟老公聊起一些關於應世的問題。說到嫉妒與遷怒,他說起一個合作的team的主管忙起來也會遷怒,像他最近因為升遷,要去上一些課,但那個主管不知道他晉升的事,只看到缺了一個人幫忙,就遷怒的問他說怎麼動不動就要去上課。如果是一般人,應該就會直接說清楚吧!但老公說,那個team裡有個他的老同學,進公司很久都沒有晉升,他覺得如果他說出來,那個同學可能會心裡不好受,所以竟然就沒有說。聽到這裡,我實在是非常感佩老公為他人著想的溫柔,而且他的溫柔並不是因愛我而對我裝模作樣,對其他人亦是如此細心體貼。最好的是,他的溫柔不是懦弱怕事,在圓融之中,仍然堅持自己的原則,溫柔而堅定,我很喜歡他這種氣質。我覺得他正好是我理想中的「應世」的典範,不卑不亢,不忮不求,非常儒家式的溫柔敦厚之外,卻也不遷就群體犧牲個人,內在是非常道家式的「達人貴自我,高情屬天雲」,正好就像謝靈運〈述祖德〉那樣的人生理想。其實我不該說是「正好」,明明就因為他是這樣的人,我才會喜歡上他,跟他結婚呀!以這樣的典範作為我的伴侶,這也是選擇而非僅是機遇。
        他會讓我如此欽慕,也是因為我的個性很難做到,就像壞脾氣的謝靈運一輩子也做不到他理想中的「達人」。其實,昨天是近期內第二次被朋友說「犀利」了,這也讓我檢討自己是不是說得太過份。兩次都是她們告訴我某件煩惱,覺得無法改變某種狀況,而我直接分析情勢,直指問題核心的時候,她們承認被我說中,但這承認的事實又是她自己不願面對的,她們就說我「犀利」,似乎在表面上稱讚我之餘,也有點不想被說中的意思。或許我應該像老公一樣,溫柔的顧慮到她們的感受,傾聽她們的煩惱並加以同理就好,為什麼要去幫別人想辦法解決問題呢?要知道,很多問題的形成不是外在的問題,而是內在有個過不去的點,分析到極致,就等於要強迫她們去面對那個點,承認她們過不去,也許這樣太殘酷了,文本分析不能這樣用在人類的情感上。即使出發點只是希望她們幸福快樂,卻忘了人生中一份簡單的溫柔與寬容。昨天的事,我應該靜靜的聽學姐抱怨,安慰她會慢慢適應就好,又何必去告訴她學術界本來就是這樣,新老師開五門不同的課是很正常的?反正她最後還是會適應的,我不需要擔心太多。
        至於我自己,也不用擔心太多吧,如果有天我開始感到懷才不遇了,就來看看現在這篇日記,提醒自己不要迷失在嫉妒中吧!而且不知道算不算好事,我比較不會嫉妒別人,是因為我會直接討厭那個人,要嘛攻擊要嘛閃開,既然覺得討厭,而且處理方式有所定調,就不會卡在嫉妒中了,哈哈!說起來,嫉妒的確是一種比較微妙的情緒呢!對於嫉妒的對象,你雖然討厭,但某一方面你也想成為他,這真是微妙。我直接而強烈的情感無法長久處於這麼微妙的狀態,大多只能選擇「喜歡」或「討厭」兩個極端之一,不然就是丟開手沒感覺,很難居中。啊,我想我現在可以了解Yoshiki想要傳達的Jealousy的痛苦了!因為那是受困呀!真可憐。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芳苑燈塔/塔裡的男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