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沒良心的記者

        從新聞上看到,我在S大教過的第一班,昨天已經畢業了。當時還沒興趣選班,所以那一班都是新聞系的。由於我是一個完全不想和學生有任何瓜葛的沒良心老師,他們畢業自然也和我沒什麼關係,不過還是會有點傷感,覺得自己更老了,(但是被當成家長的話會不會太過份了...),而且我都還沒畢業!XD 想到他們班,其實也有很多好玩的事或糗事。在應徵學校這邊時,談到在S大的教學經驗,我說我對他們班的期望跟要求都比較高,「因為不希望他們畢業後成為沒良心的記者」。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笑了,我明明是說真的啊!(這種事還蠻常發生的,我就不是在搞笑,大家卻以為我在開玩笑。研討會講評時說:「我不太會委婉的說話,就直接說了。」大家也是笑得不可遏抑。奇怪,我是真的不會委婉的說話啊,笑點在哪?與學生之間也是如此,我刻意要開的玩笑,他們常常不懂,但有時他們哄堂大笑,我也不懂是哪裡好笑,這就是代溝吧!)
        沒良心的記者們XD,從今天開始要各奔前程了,說不定很快就會在電視上看到他們,就像現在最常看到的大學同學是X主播一樣,打開電視就會出現。但寫到這裡,我也忽然想起,我認得出來那是他們之一嗎?總之我自己沒良心兼認人障礙的問題更大。不過我當年對他們要求特別高也是真的,會嚴格糾正錯字,也常藉故討論一些比較非主流的議題,並希望他們將來多注意這些弱勢族群的問題。更慘的是,為了讓他們了解世上一切是非、言論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正義」或「真理」,以免他們的報導過於偏執於自己的立場與信仰,我甚至不顧一切的教了他們《莊子》。這真的是給我自己找麻煩,如果他們不是新聞系,我才不會教這種要解釋得很累的東西,但撩落下去,卻也覺得很值得。就像我大一首次接觸莊子時那樣,可以感覺他們受到很大的震撼,而且很多人的期末考卷都回答得很好,大家都來當郭象吧!:)因為我們高中及其以前的教育,都是以儒家為主,以社會、群體為本位,我年少時常覺格格不入,但不知道為什麼。直到「遇見」莊子,才覺得人生很多方面有了明確的答案,原來我不是孤單的邊緣人,只是另外一條路上的人而已。講莊子時,他們似乎也感受到了這種衝擊,表情非常動容,大概是心裡也有什麼正在被顛覆。別誤會,我講得不深,只是擷取一些片段,不是我對他們做了什麼,是莊子。
        而且嚴格來說,我覺得他們並不「喜歡」我,情感上的那種喜歡。不像後來古典詩詞那一班,比較會搞個人崇拜。XD 可是也沒關係,喜不喜歡,記不記得,有沒有影響,都無所謂,總之我盡心做了我認為該做的事,我也拿到了我該拿的錢,這樣就好。:)(←雖然把師生關係描述得好像冷酷的黑傑克收錢治病,但還是恭喜他們畢業,要當大鵬的當大鵬,想當蜩與學鳩的也不必感到羞恥,大家快快樂樂的去過人生吧!and, 我什麼時候才能被恭喜畢業啊啊啊啊啊~~~)
        P.S. 我們跟這屆畢業生的年輩有點尷尬,當然絕不會是平輩,但相差十來歲,說是長輩也還不夠資格,這讓我想到一件...不知該說好笑還是慘的事。大二時上H老師的文選,有次下課後,正好一行人跟老師同路,邊走邊聊。某同學貼心的說,老師跟我們的爸爸差不多年紀,感覺就像爸爸一樣親切。當時老師呆了一下,表情有點怪,想了想才說:「也是,如果我早婚的話是有這個福氣。」我們也覺得有點怪,為什麼老師這樣說。後來看了通訊錄才知道,我們以為50左右的老師,其實才38歲而已,要18歲以前就結婚才有這種可能...orz...對不起,老師,請不要傷心,原諒我們吧~~(忍笑)還好這件糗事不是我做的,我那件則是把某女老師誤以為是博班學姐,但這個美麗的誤會讓她很高興,據說跟很多人說了又說,戲曲界的人都知道。XD 這也讓我感慨的想起,當年徐老師9歲的小孩堅持要教我騎腳踏車,到現在我還是不會騎,而那孩子都已經大學畢業了吧...
        (寫這件往事沒有虧人的惡意,我自己都已經是歐巴桑體型了,也沒把握不會被當成畢業生家長。XD 算是自嘲吧!只能說歲月催人老。)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籋雲駛和朋友們~嘿~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