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罪魁禍首竟然是...

        大家都知道,蕭綱有一首描寫男色的〈孌童詩〉吧!這首詩在文學史上被罵得多慘,中文系的人應該也很清楚吧!基本上,它被視為歌詠男色的創舉,當然是萬惡的淵藪。:)其實蕭綱不是始作俑者,至少張翰的〈周小史詩〉就已經是了,只是很多前人戴著有色眼鏡看宮體詩,覺得千錯萬錯都是他們的錯。蕭綱之外,劉遵也有一首用周小史之典寫男色的〈繁華應令〉,既然是「應令」,這筆帳當然又算在蕭綱頭上—是他提議要寫的嘛!為什麼詩題是「繁華」?我一直理解為「繁花」,就是形容這男孩貌美如花而已,也沒多想。不過我忽然靈光一現的懂了,啊,他們是用阮籍〈詠懷‧昔日繁華子〉的典故!真正以詩歌描寫男色的罪魁禍首,竟然是阮籍!這件事不是我獨創性的發現,應該是說,每個人的肉眼都看到了,可是沒有人願意這樣去理解,大家都傾向那是政治託喻。不過沒人覺得特別嗎?屈原的以男女喻君臣,好歹他也會裝一下女生,強調他的「蛾眉」,阮籍這個叫做「以男男喻君臣」耶!這不是很好玩嗎?為什麼會選擇這樣託喻呢?
        「昔日繁華子,安陵與龍陽。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輝光。悅懌若九春,磬折似秋霜。流盻發姿媚,言笑吐芬芳。攜手等歡愛,宿昔同衣裳。願為雙飛鳥,比翼共翱翔。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當然,阮籍之作比宮體詩人含蓄保守多了,而且沒有詳細描寫衣飾、情態,讓人感覺強調的是精神性的一面,尤其是結句,終歸於專一的愛情。但是我一看到就直覺,宮體詩人對這首詩的理解不會是政治託喻。立刻去翻《玉臺新詠》,bingo!只選了阮籍兩首,這首就是其一,其二則是〈二妃遊江濱〉。值得玩味的是,他們並沒有選〈西方有佳人〉。:)〈西方有佳人〉難道不是一首表面上描寫女性,很適合《玉臺新詠》選錄標準的詩嗎?因此,我大膽假設,宮體詩人很清楚什麼是以男女喻君臣的標準範式,〈西方有佳人〉就是;但他們要的不是那個,而是豔情意味更濃厚,抒情意味較淡薄的東西。阮籍這兩首詩就被他們理解成這樣的東西,無視其「詠懷」的目的,抓來放在他們的情愛(色)傳統中。當蕭綱叫大家都來寫首〈繁華〉,而大家也都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歌詠男色,而非歌詠百花的時候,事實上已經將阮籍此詩推為他們共同承認的男色經典了。徐陵自稱《玉臺新詠》「曾無忝於雅頌,亦靡濫於風人」,也常被後人罵,認為他們攀附詩騷的諷諭傳統,只是場面話。但我覺得,他們真正有趣的地方,倒是真的在這傳統的框架之下,重新詮釋了傳統。他們選擇阮籍詩的這一面來發揚光大,就跟其他時代的讀者很不同。
        這也更讓我覺得,近代大罵宮體詩的文學史,真是白罵了。要是真的覺得歌詠男色那麼可恥,有種的話就從阮籍開始罵啊!幹嘛一看到「我有託喻」的免死金牌就腿軟?不過看到蕭綱他們竟然用這種方式躲在阮籍背後,其實也蠻好笑的,好像喬巴想要躲在牆後,結果躲反了那幕。XD ㄟ!人家是阮籍耶!沒有人會覺得你們歌詠男色,跟他歌詠男色是同一回事好嗎?就算是,也不能說出來啊!XD 好啦,我畢竟知道,你們還是很有遵循傳統的誠意的。
        P.S.1. 我沒有回答第一段最後的問題,是因為我覺得...也不是不可能...:)但那又如何!
        P.S.2. 話說〈昔日繁華子〉被後代論者詮釋出來的政治託喻,還真令我瞠目結舌。譏諷司馬氏篡魏之無信,連嬖人幸臣也不如?誰來告訴我這是為什麼?還有,阮籍詩是用來猜燈謎的嗎?竟然會有這麼確切對應的答案?不覺得「沒有答案」才是阮籍最大的痛苦與困惑嗎?繁華會成為昔日,宣稱永世不忘的誓言,也已成為著之丹青的歷史,(嗯,我覺得最後一聯有對比喔!永恆的誓言V.S.比誓言還短的生命,非常諷刺。)終究還是在於時間的流逝中,青春、歡愛、執著均不可恃,這個無解的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也永遠令人傷痛。很明顯的,劈頭「昔日」兩字就已經點出這層意思。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