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別哭了

        別哭了。樂觀的想,你會覺得對不起他們,是因為你知道他們都很愛你,而你也是。我母親也不是希望我不幸福、不快樂,只是我的幸福快樂引起她自傷的情緒,其實是可以理解的。另外,我總是太在意她對我的否定,因為我潛意識裡不覺得自己全然只是命好,在學業上、感情上我都跌跌撞撞受過許多挫折,付出很多努力,不斷的反省、成長,才能在幸福來臨時有能力掌握住,我不想被歸之於宿命論,"Lord knows I've paid some dues gettin' through"。但我想我母親就是不願面對自己的問題,或承認兩個人只是不同,唯一能讓她解釋為何婚姻失敗的理由,就是宿命論。既然如此,我又能責怪她什麼呢?雖然我自己不喜歡以怨天尤人的方式面對人生,但我也沒能力改變母親,把她從這種想法中拉出來,只能尊重她有她的方式。重點是,我還是必須維持自己恆定的火光,儘管被否定、被要求,其實我也還是只能做我自己,繼續以我可以同意的標準寫論文,快快樂樂的過人生,不然呢?我也有我生處於世的極限,硬要我跨越界線,不見得對我們的關係比較好。我畢竟很難相信我離婚回家跟她住,放棄學業和她合開補習班,一起打拼買房子,陪伴她到最後,這真的是她要的。我還是相信她愛我,希望我快樂。但也是因為這份相信常常受到動搖,我才會這麼痛苦吧!我太希望她愛我了,我無法承受她會只想著自己而完全不愛我...
        而她一定也是這樣覺得吧!因為對她來說,要表示愛她的方式是很具體的,而我通通做不到。做不到不是因為我不愛她,而是我就是有我的極限,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本來就都有極限,不可能是一方完全犧牲去配合另一方,我不懂為什麼她總覺得這樣很自私。但我現在想想,可能她覺得她是犧牲自己養大我們,所以有權力要求我們也為她犧牲吧?她這樣想也不能說她錯,但這種念頭在正常狀況下只會把身邊的人推得更遠,誰也不想活在「欠著別人什麼」的陰影下。我是很自私沒錯,可是我很介意她覺得我自私,那就又在提示我,她覺得我欠了她的,我應該要對她更好、更為她著想。這種「應該」讓我壓力很大,彷彿永遠不可能填滿的黑洞。她不可能會滿足於現況的說:「我好高興你每兩週都會固定來找我,即使在百忙之中也不會放我鴿子。」永遠在看著更多、更多。A小孩滿足她了,就指責B小孩不理她,B小孩回家了,又說C小孩不理她...為什麼不能是:「這週A有回來,下週B有回來,每週都有人回來,真好!」這種天真的想法大概也只有我會有吧!我又怎麼能要求每個人都樂觀的看待人生?
        我覺得這件事會這麼影響我,其實也是因為我希望她快樂,能夠想開一些人生的不如意,不要這麼活在衡量「別人如何對待我」的情緒中。但我發現這也是我要努力的目標,因為我也很在意她不夠體諒我的辛苦、不夠體貼,講話不顧慮我的感受。愛一個人,卻要跳脫對方不能滿足自己情感需求的負面情緒,這的確是需要努力學習與看開的,要從試著將心比心做起,必要時要學著原諒對方,不那麼放在心上,這真的是我還要更努力的地方。就算母親真的不愛我,只愛她自己好了,雖然傷心,但那也沒有辦法,我也不可能去要求別人愛我,或做牛做馬求得她的關愛,到頭來,我仍然只能是我自己,只能以我自己的節奏邁向前途,也只能以我自己的方式愛她,因為如果我都不是我自己的時候,我也沒辦法再愛任何人了。
        還有,我的情感還是太纖細了。我母親是那種說說自己就忘了的人,她不會知道,回家後我會傷心這麼久吧!她根本也沒有說得多認真。這就是我跟她個性上很大的差異,也是同住時許多衝突的起源。到現在我還是很害怕跟人沒有界線,不夠有禮貌,或是嘴很壞愛虧人缺點的人,也因此總是和別人有點疏離,就連教書都刻意不跟學生有私人互動。朋友都是要認識很久,相處很深之後,我才會覺得可以稱為「朋友」。而且我也不敢有孩子,我害怕自己會像母親一樣,不知不覺的一直傷害他、否定他,自己卻神經大條的一點都不知道。母親對外並不是這樣的人,是因為跟自己親人沒有界線才會這樣,所以,我不想跟任何人沒有界線。在這些方面,S學姐跟我很像,(她的成長背景更慘一點),所以我們雖然有時候會爭辯、吵嘴,但總覺得跟她很投契,我們各自在面對不同族群文化下的「家庭傳統」,都夾纏在對父母的愛與個人自由之間,然而她的選擇是犧牲、妥協更多的自己。有時候我覺得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因為它的矛盾在於本質性的利益衝突,愛不是嘴上說說,它實際牽涉到的是時間、金錢的具體分配,以及個人意志與父母期望的優先順序,在在很實際的要求著我們:「愛我,就證明給我看。不然你就是愛自己,自私,沒資格說你愛我。」這完全是一個要很費心思去協調、折衝樽俎的問題,最後的結果也往往是大家都雖不滿意,尚可接受。有的人可以自我內在協調得很好,或是跳開,不面對這種衝突,但我只能說,這種協調與跳開問題也不是沒有代價的,只是反映在人生的其他方面。一切都是優先順序的選擇。
        如果沒有愛,一切就不會這麼痛苦了。但我畢竟不是走出世之途的料子,倒也不需要同情我的執迷。這是我的道路上的修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