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到人間

        我覺得今天回娘家很累。一方面是因為前兩天我說的話不超過十句,「一份潤餅,不要袋子,謝謝」之類的,今天有點疲於講很多話。另一方面,我還是可以感覺到,母親隱隱在抱怨我很自私,因為在經濟上她就是很沒安全感,明明賺那麼多,但安全感這種東西沒有就是沒有;而我一直沒能畢業養家,卻先結了婚,自己過得很快樂,我可以感到她對這點有些不平,或者可以說是嫉妒吧,她認為那是我命好,遇到好的伴侶,所以無憂無慮的,而相對的也必然引起她對自己「命不好」的怨懟。我們並沒有吵架,不住在一起,見了面總是多幾分客氣,但因為我知道她說的都是事實,所以聽了很難過,也覺得壓力很大。的確,我就真的是很混,沒有為了媽媽拼著命也要畢業;的確,我的命實在是太好了,婚姻這麼幸福也真的不是我夠好,就只是幸運。我也的確是自私,可是我也覺得,不管我怎麼做,她都不會滿意的—我沒辦法做那種媽寶型的孩子,把自己的人生牢牢和媽媽綁在一起,寧可犧牲自己,只要媽媽不孤單就好—我真的很喜歡現在這種自由的生活,打從心底的喜歡。我覺得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對孩子的期望實在是太高了,所以我們在她心裡都很自私,尤其是我。
        所以我現在很傷心,邊寫邊哭。因為我也覺得我已經很努力了,雖然我沒有錢,但我甚至把消費券幾乎全數買了熱水瓶給她,難道她還看不出來,等到我有錢的時候一點也不會對她吝惜嗎?為什麼這麼不信任我呢?我不是沒有責任感與自尊心的人,為什麼母親就是不懂,我已經站在自己在地上畫的圈圈牢裡了,還要暗示我不會管她呢?然而我也明白,我又有什麼能讓人信任的地方呢?事實上,我真的就是在一個玫瑰色的玻璃罩裡,過著不食人間煙火的生活啊!我從家裡出門的時候,腦海裡想的還是「謝朓比江淹小二十歲,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往來」這種問題,的確是一點也無助於解決母親經濟上的不安全感。這讓我一下子彷彿跌回人間,我不是單純的在唸書而已,唸書是為了找個好地方賣掉我自己,我不能假裝自己多麼沒有目的,雖然可以出售的範圍可能有所限制。這真的讓我很傷心。
        順便把一件更不堪的事也講出來吧,我現在是在靠我老公維生。他去新康山前夕,主動提了一筆錢給我,我從來沒有親手拿過這麼多錢,兩個人一起在沙發上數鈔票。雖然他說是借我,將來要還的,但拿老公的錢生活這個事實還是讓我覺得有些羞恥,只不過他做得比較體貼,不像我母親總讓我難堪。我在被養!我在被養!(大哭)沒有母親與老公,我什麼都不是!其實這就是屬於「人間」的現實,只是我一直看不清這點,總是很天真的覺得「因為我喜歡唸書呀!」老公也總是說「妳就慢慢寫就好啦!」可是事實上我總是在拖累別人,先拖累母親,現在又拖累老公,距離「獨立自主的女性」的理想好遙遠...這是我第一次這麼這麼認真的覺得,我好抱歉。其實我沒有權利要任何人理解我、相信我,因為我也不知道畢業之後會怎樣。我真的好抱歉。而且,原來我一直好在意母親對我的看法,這也是我終生要去面對的課題。
        P.S.1. 我在想,平常有這種情緒的話,應該是跟老公講一講、抱一抱就沒事了。可是他不在家,我就自己越寫越激動,整個哭得好慘,陷入鱸魚迴圈一直游。這讓我好想念他。現在快11點了,他應該正在桃源營地呼呼大睡吧,明天就要登上新康山了。昨天他有從向陽北峰打手機回來,說是天氣好,一切也很順利,讓我比較放心。希望接下來的行程也都平安順利...
        P.S.2. 本來這邊的P.S.是一段跟外省人對已婚女兒的觀念有關的敘述,但不想淪為一種刻板的族群印象,所以就刪掉了。很有趣的是,S學姐一直在追求某種突破成見的自由,但她知道我老公是客家人時,卻自然的脫口而出:「他會唱山歌嗎?」在唱片行,她也拿起一張上海老歌,問我會不會喜歡這種,只因為我父親在上海出生。所以我想我還是不要武斷的這樣談好了。(我老公不會唱山歌,也沒有在採茶啦!X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