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Sometimes, Housewife

        像今天這樣晴朗舒適的春日,我在陽台上晾著床單,傍晚溫柔的晚風吹來,別家煮飯的香味開始飄起,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彷彿我本來就是個悠閒的家庭主婦,勤勞的把家務打理好就好,論文、學術那些屬於智識範疇的事,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再也不需要思考任何跟現實無關的艱深問題,也無須再費盡心思要做出前人沒做過的東西—只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或許研究食譜,做好飯等老公回來吃。
        這種錯覺,又讓我想起電影「奇幻境界」中的那個故事,我很喜歡講給學生聽的。也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有老公、兒子,一家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有一天,她看到兒子跟朋友們在車庫裡練團,隨手拿起兒子的吉他,忽然發現自己竟然會彈,而且彈得出神入化,嚇到所有人。她的腦海中也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女吉他手站在舞台上狂飆吉他、歌迷們瘋狂尖叫...等等。「你們猜這是怎麼回事?」我總是停在這裡問學生。他們大多都是說卡到陰被附身,聰明一點的會說失憶。:)
        原來,那個「家庭主婦」是女吉他手嗑藥之後產生的幻覺!(所以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跟學生聊這個了吧?為了討論關於意識與真實的問題。)可憐的吉他手Lee Bonna,不折不扣是個才華洋溢的搖滾巨星,每天被歌迷與鎂光燈追逐,激烈的表演之後又是酗酒、嗑藥,過著瘋狂的搖滾生活。可是她潛意識裡真正的渴望,就只是做一個有家人相伴的,平凡的家庭主婦!然而最後她終究因為嗑藥過量而死亡。旁白以總結的語氣說道:"Lee Bonna, —sometimes, housewife...",這個破折號的補充總讓我覺得很悲傷,因為那是她幻覺之中無比溫暖的真實,可又終究只是幻覺。
        當然,我不是什麼大人物,只不過也覺得學術生活過得有點瘋狂了,怎麼說呢...太「不平靜」吧?而且,太純然知識性的世界,讓我每次回到現實都覺得是從很遠的地方回來,切換來切換去的,意識有點無法承受了。回想此生至今,幾乎可以說,當一歲多父母教我背會三十幾首唐詩的時候,我的命運就已經決定了,從小到大,每個階段的老師、朋友都覺得我是應該做這行的,我自己也這麼覺得,從來沒有猶豫過,也沒有其他的專長。可是現在我累了,不是後悔,只是累了。這十五六年來,我的人生似乎被自己搞得太複雜了,都快忘了事情的原點只是因為生性好奇,想多知道一點而已。知道了也沒有想幹嘛,就只是想知道而已。
        最悲哀的還是,錯覺歸錯覺,我已經沒辦法再回去過著不用想很多的生活了。其實,我很討厭別人以「想太多」來否定我的感受。「想太多」本來就是我的天職、我的工作,「以一個文員來說,我認為戴金絲邊眼鏡是很合理的。XD」不然是要我怎樣呢?我羨慕幻想中身為家庭主婦的平靜,但我也懷疑那份平靜是否能讓我感到快樂。所以終歸是春日晚風中,一種「若無其事」的錯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白鯨的微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