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天堂裡逃出來的人

        (嘻嘻,其實我不知道該不該寫在這裡...*^_^*)
        最近在看老公借回來的,介紹哥倫布航海的書。其中寫到他們剛「發現」加勒比海中的某島嶼,島上的原住民全身光溜溜的,很和善的拿著鸚鵡跟棉花球送給他們,或者算是一種以物易物的貿易形式,因為他們有回送玻璃珠。島民長得漂亮、俊美,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赤裸,這種初民般的天真,讓哥倫布他們很驚訝,稱為「這些從天堂裡逃出來的人」,而美麗的熱帶島嶼,在他們看來就像是伊甸園。姑且不論他們如何壞心的想從「天堂」中謀取利益,但我很喜歡「從天堂裡逃出來的人」這個形容詞,感覺好純真、好可愛。我想高更可能也是受到這種感動,才會在大溪地一住好些年,畫出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害得大溪地旅遊直到現在還貴得嚇人...)
        於是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跟老公也在一個佈滿珊瑚、海星等,色彩鮮豔、天堂一般的淺海海域,我現在覺得像帛琉,但夢中我認為那是澎湖,其實澎湖沒有這麼美。我要拉著繩子往上爬到一個岩洞,但水流非常強勁,我無法逆流前進,(這應該是源自溯溪的經驗,因為昨天確定下個月要參加老公公司的溯溪活動,而被記憶召喚出來),而叫著老公。老公就從後面抱著我,(中間刪去一些字),像泰山一樣,兩個人一起抓著繩子盪進岩洞裡。重點是,我們兩個人也都是全身赤裸的。:)(不開放讀者進行夢的解析,請不要就這個夢說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夢意象性很強烈,也很像我們的關係的描述。我在現實生活中奮力前進,而老公就是我的助力,他帶我去面對天堂,在大自然中,我們赤裸裸的回歸,面對內在像小孩子一樣的自己。有次看旅遊節目,他很讚賞一個冒險家說「旅遊是因為沒辦法克制想看看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或許也就是好奇心,讓我們一直和「天堂」保持連結吧?
        他昨天又像個小孩一樣的,特地過來跟我說,「秘魯的農家都有養駱馬喔!就像尼泊爾山村的犛牛一樣,用來載貨。駱馬可以背五十公斤,而且還會吐口水。『駱馬』的西班牙文跟『叫你』是同一個字耶...」因為他又在計劃明年要去秘魯—阿根廷的簽證太難辦—似乎已經忘記他答應過我媽,在我畢業前不要再排長時間出國這件事。(話雖如此,當然我也想抱駱馬,還有羊駝。拿動物來當誘餌對我來說最具說服力,我跟動物也有一種特殊的連結。)我也覺得,他就像「天堂裡逃出來的人」,始終有著很純真的心,不遵守世俗的成見,但也不會像我這樣,很火爆的一直在跟世俗辯解什麼,他就是很可愛的孩子而已。我很容易想像他光著身體,與世無爭的,在加勒比海的島嶼上當土人的樣子,哈哈!但我卻很難想像我自己,因為我一定會抱怨天氣太熱沙子太燙長得太矮摘不到椰子反應太慢抓不到魚...總之就是很難搞。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