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可學的謝靈運

        謝靈運,在六朝也算「名播海內外,有誰不知」吧?不過剛才看了一下鍾嶸《詩品》的源流樹狀圖,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謝靈運後面是空的!他沒有影響到任何詩人?!同樣被蕭子顯歸為影響南齊詩人的「三體」之一,顏延之底下卻有一串,鮑照至少也還影響了沈約。我的第一直覺是,不是沒人學他,而是他不可學。再翻一下〈詩品序〉,鍾嶸似乎也是這個意思:「謝靈運才高詞盛,富豔難蹤。」「嶸謂若人,興多才高,寓目輒書,內無乏思,外無遺物,其繁富宜哉!然名章迥句,處處間起,麗典新聲,絡繹奔會。」後面還記載謝靈運出生時的神異傳說,儼然是個不凡的天才。
        這也沒什麼,很容易想到謝靈運不好學,「學謝則不屆其精華,但得其冗長」,蕭綱說的。但我覺得這個發現真正令人心酸的點在於,齊梁時代學謝靈運的人其實超多的,說是他整個改變了南朝的詩風也不為過,可是,真慘,鍾嶸認為沒有一個夠格被放在他後面,可以視為謝靈運的後輩。這些喜歡謝靈運的詩人應該很傷心吧!更慘的是,我覺得被放在顏延之後面的那七個下品詩人之中,搞不好有人明明是要學謝靈運,但鍾嶸認為太失敗,用典太密太重,「欣欣不倦,得士大夫之雅致乎」,而放到顏延之名下的。(不好意思,這也暴露出我認為顏延之比不上謝靈運的歧視。)尤其是謝靈運的孫子謝超宗,「素有靈運復出之譽」,有什麼理由認為他不是學祖父,而是學顏延之呢?在那個重視家學的時代。鍾嶸其實在說,謝靈運不是不能學,只是你們學不來。
        不過不知道鍾嶸認不認識王籍?王叔岷先生推定鍾嶸卒於天監十八年(519),王籍生卒年依梁書推定是499-536,鍾嶸死時他二十歲,不知出仕了沒。雖然《詩品》也不錄存者,但史稱王籍「為詩慕謝靈運,至其合也,殆無愧色。時人咸謂康樂之有王籍,如仲尼之有丘明,老聃之有嚴周。」不知鍾嶸會對他作何感想?會承認有人學到謝靈運了嗎?可惜王籍現在只存下兩首詩,包括有名的〈入若耶溪〉,「江南以為文外獨絕,物無異議。」主題內容看起來是有點謝靈運的味道,但語言完全不同,很明顯的是齊梁五言八句的新體詩,而且是經過齊梁詩人「流暢平易」改革之後的語調,半個典故也沒有,實在是跟謝靈運差很多,更「現代化」,是準唐詩的tone。當然,也不能憑這兩首詩就說他不像,但我也覺得,一百多年後還在做謝靈運的影子,似乎也沒什麼好。「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比謝靈運更自然不是嗎?但這兩句夾在行旅思鄉的語境中,完全沒有唐人的禪意,也是很有趣。他是「安靜得讓我想回家」,很怕寂寞似的。如果這是王維的句子,他應該是很享受這種境界吧!所以齊梁詩歌總被人家說境界、格局很小。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