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甜蜜瑣事

        昨天去家樂福買好日用品,回來的車上,我說:「老公,我想吃豬排...」他說:「好啊!」「可是你會不會不想吃豬排呢?」「不會啊,我也正想著等下去吃豬排。」我大驚:「真的嗎?你正在想的事被我說出來,怎麼一點都沒有驚訝的感覺呢?騙我的吧?」他說:「我發誓!因為這種事又不是第一次發生,常常都這樣啊,有什麼好驚訝的?」「但我還是會很驚訝啊...」然後我心裡覺得他實在是很沈穩內斂,不像我一點小事就大驚小怪。張愛玲的生日是9月30日,以前很多人都說:「奇怪,她不像天秤座啊?」覺得是晚報了,應該是處女座才對。但跟老公相處這麼久以後,我很肯定張愛玲是天秤座沒錯,尤其是看了《小團圓》以後。真的,就什麼都不問的,自己默默給事情一個解釋,心裡能夠平衡得過去就好。要是我早就憋死了。如果我們兩個是雪橇犬,老公就是沈穩的犬leader,我則是動不動就神經質汪汪叫的火爆犬。:)(因為昨天才上傳阿拉斯加的照片到天空相簿,所以出現這奇怪的比喻。)
        後來我們就去夜市吃了豬排,然後陪他去買短褲,又逛了新開的格子趣,買了一包馬來西亞咖啡試喝看看。我口渴,但又龜毛著不想喝飲料攤賣的奶茶那些,最後就說回家喝可樂好了。但回到家後我又玩電腦,忘了這件事。老公就倒了一杯可樂端進書房來:「妳不是口渴要喝可樂嗎?」嘻~我覺得好甜蜜、好窩心喲!雖然事情很小,但體貼的心意無價呀!
        如果要他說出一件我對他好的事—好像很困難似的—他最後總是說:「你會泡奶茶給我喝。」我就會找碴的說:「我對你那麼不好喔?最好也就是泡奶茶?」可是其實我可以了解。因為生活已經融成一個整體,印象也是整體的很快樂、很幸福,有時候硬要去列舉其中什麼事最快樂、最幸福,反而變得很模糊。倒是這些具體的生活小事,成了最鮮明的意象。我們最近都在喝尼泊爾帶回來的茶,紅茶包加熱開水泡到杯子的八分滿,加糖,(老公三茶匙,我一匙半,沒喝那麼甜),再倒上林鳳營或瑞穗鮮奶。當然比直接泡一包奶茶包麻煩,但比較好喝,台灣沒有這種口感的紅茶。進行這種繁複的儀式,讓我有點滿足,總算有件什麼我可以為他做的事了。:)
        我又想起,應該是從Tenboche到Dingboche的那天吧,還記得是在一段塵土飛揚的下坡。他說剛才跟嚮導聊天,大概是提到我邊走邊吐的狀況吧,他這樣說:「女人,就是甜蜜又沉重的『行李』。(他一時想不起「負擔」的英文,所以這樣說。XD)結了婚更是跟男女朋友不同,你發誓要一輩子照顧她,她是你永遠的責任。」他跟我講這個卻不是要獻寶,重點是告訴我,已婚的嚮導聽了之後也是猛點頭,很贊成他所說的,尤其尼泊爾又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社會,男人要養一家子的,對他們來說更是如此。那時我都快死了,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卻感動得整個精神振奮起來,不但有力氣繼續走了,(因為是下坡吧XD),心中更是發熱不已,「考試都考一百分呢!」那天,正好是我們結婚兩週年的紀念日。
        不過嚮導雖然贊同他,但他跟挑夫(也已婚)畢竟是傳統社會的「大男人」,出門在外,一路跟路上的年輕美眉或村落裡的姑娘搭訕聊天,也不覺得有什麼。老公跟他們就這點一直虧來虧去的,我因為整個掛在後面快死了,也沒什麼意見。下山途中,他們虧他應該也是會喜歡美眉之類的,他說:「你們別害我被老婆殺了。」挑夫笑說,"You love her too much",嚮導也點頭,兩個人都很同情他的處境似的看著他,彷彿早就想跟他說了,完全不管我也在場,一起熱烈的強調這點。我小心眼的介意起來,看,到現在都還記得!因為很久以前,也有一些旁觀者認為我不值得被愛這麼多,總是勸當時的受害者:「幹嘛這麼怕她?」「是被她吃定囉?」「她有什麼好?你是被狐狸精迷住啦?」...所以這種話總有點小小的刺到我,雖然以尼泊爾男人的標準來看,老公這樣照顧我,實在是太泯滅大男人的威風了,我可以理解他們這樣說的立場。(而且我也不是在記恨以前的事,只是類似的情境讓我想到而已。)但老公仍然絲毫不介意,面對我用中文抱怨,他只說:「反正我就是這樣對妳啊!妳也知道。」並且後來找到機會反虧挑夫看美眉是"window shopping",在言語上替我報仇。:)我覺得他就是很有自己的定見,想好了就去做,也不太受旁人的影響,沒什麼可以嚇倒他。所以也就很穩固的是我生命中的磐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