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下無敵

        (這兩天病奄奄的,吃藥也不見好,反倒昏昏欲睡,所以脾氣很壞。不建議讀者看下去,純粹是覺得你沒必要看我發脾氣。萬一你又是很會作弊的人,看了想必更不愉快。)
        昨天晚上S學姐找我去華納威秀看「密勒日巴」。不怕被笑話,我雖然在台北生長了三十幾年,還沒去過華納威秀看電影,也沒上過101的展望台,更糟的是,我沒進過兩廳院看表演—只在門口參加過野百合學運和跳過土風舞—這對中文系的人來說幾乎是不可思議的。總之,就是對優雅的城市文化沒什麼興趣,正如欣怡所形容:「平常不出門,出門都是出遠門。」但反正我們就是去東區看了一場電影,還吃了好吃的披薩,又逛了沒賣搖滾與重金屬的唱片行。(竟然也有唱片行是完全不賣的!)
        學姐聊到的近況,其中有件事讓我很火大,對某位「老師」。細節不能說,但這件事讓我想到婚姻板友們常說的:「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即使看起來是個和善的好人,不要臉起來也是一樣,真虧他做得出。(這裡的「他」是中性名詞。此事跟性無關。)會這麼糟糕,是因為這個人完全缺乏自覺,沒意識到這種事是不該做的,可能因為大家都這樣。但如果有一天我淪落到要叫別人想題目、想論點、蒐集好資料,再直接要求他幫我寫一半論文讓我發表,我寧願去死。好啦,我還是說出來了,真是火爆性子。一個缺乏自覺的「好人」,造成的問題其實比野心勃勃爭名逐利的人更恐怖,因為後者至少還知道要顧面子,還懂得人我之間的份際。作弊就是作弊,再怎麼長袖善舞、八面玲瓏討得大家的歡心,一個學者作了弊,心裡就永遠知道自己不夠格,只能更卑微的在群體中做小伏低,伺候主任的臉色,以鞏固自己的地位。我的學術成果再怎麼爛,至少還可以大聲的說,我的論文是我自己寫的!我從來沒有對不起我自己!清清白白的走這條路,有這麼困難嗎?
        這些一個一個陷下去,做了某些可怕的事的老師們,(嗯,不知何故我知道很多,我有讓別人一看到我就會說出秘密的天賦。)其實也讓我體認到,如果不想跟他們一樣,就要有永遠離開這裡也不怕的決心。也許我太天真,但目前倒是真的不怎麼怕,雖然也是一樣上有高堂下有惶惶。可是我不想弄到最後,連最根本的東西都不顧了—論文都不是自己寫的了,其他還有什麼做不出來?學姐最大的矛盾是,她覺得她不可能離開這裡,所以不能全然被邊緣化。我倒是還好,覺得找個普通的工作做著,自己著書立說,真有實力也不怕人家看不見你。唯一的愧疚當然是對家人,所以陶淵明才會一直滿懷罪惡感,卻又不願再違己之心吧!
        當然我這麼火大也很幼稚,彷彿長到現在才發現世界這麼黑暗似的,其實也並非如此。這種事我也不是第一次聽到,可能是這個老師的外在形象完全不像是這種人,反差太大,讓我更為震驚吧!我又想到中研院老闆,他雖然看起來很有企圖心,事業也越做越大,完全「非我族類」的感覺,(嗯...非任誕一族),講話有時也很機車,很會臧否人物,但是,其實他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利益,踩著別人的頭往上爬,或是真的做出傷害他人的事。對別人的不爽,大多都是跟我笑罵幾句就算了,甚至還會自認倒楣似的去幫助被他笑罵的人。他有篇文章要用到他先前另一篇文章用過的一些材料,只是這樣,他就羞愧不安,一直問我這樣會不會被人家說在copy自己寫過的東西?雖然我散逸的個性很難跟他有什麼交集,他勸我努力用功的話我一句都沒聽,不過四年來也是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無論是學術上或待人處事上的,算是一種無形的「身教」。:)其實想想,我的脾氣也很大,卻還能做他四年助理,沒有自己辭職或被他趕走,也是因為我潛意識裡知道,儘管看起來那樣,但骨子裡他畢竟是個「正派」的人吧!不夠正派,其實我是沒辦法相處的,即使什麼都不說,人家也會感覺得出來我有點鄙夷,自己把我趕走。(嗯,這是在另一個老師麾下的故事...)同樣是表裡反差很大,我覺得他這樣的還比較好一點。
        好了,火發完了。另外,昨天跟學姐談到《小團圓》,我提到胡蘭成的「收藏」心態,她說了句:「把一切都審美化的態度是叫人受不了。」我覺得她這句話說得太貼切了,很高明的文本分析!特此記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