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本当にやる

        一個小時前,老公背著我去買X的票,而且買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不知要怎麼面對這件事耶!但結果已經確定,沒有意外的話,(如又被Yoshiki放鴿子),就是5/30,本当にやる!
        當然,我還是很感謝老公特地這樣做,直接了當的結束我的龜毛狀態,他真是抱著「眼睛怕看尖東西,看久就不怕了」的那種積極人生觀。:)而且,他總是這樣,「一定就是齡官兒要什麼,他去變弄去了。」這麼細心體貼,我怎麼好意思呢?:)不過我也覺得,三十出頭的他,似乎還不太能了解我的某種前中年期的心情,或者說,可以了解,但畢竟自己還沒走到這年紀,沒有親身體會,總是隔了一層。嗯...怎麼說呢...我們中年人似乎已經習慣人生有很多不圓滿、無奈、缺憾,可以接受世事就停留在這些狀態中,不一定非要十年後再去圓一個夢。雖然若就真正不執著而言,去了亦無所謂,但有些事好像又不是那麼無所謂,大概這個年齡就還是在過渡中,從習慣、接受走向看開的旅途。
        我絕不是在怪罪老公,能去參加X的演唱會,當然是很令人興奮的—要不要cosplay呢?XD 只不過自己多少有點惆悵。我可以接受Pata和他新組的團來台演出,他們有在隨著時間move on,這對我來說一點需要調適的問題都沒有。但X復活那又是另一回事,是把已經埋葬掉的一切全都挖出來,而且hide就是已經不在了,這麼血淋淋的對比,更是不忘提醒我們,永遠失去的「什麼」不會再復活,眼前所見也只是illusion。我現在的心情,就像《浮生六記‧坎坷記愁》最後的結句,沈復所愛的妻兒都比他先離開人世,「琢堂聞之,亦為之浩嘆,贈余一妾,重入春夢。從此擾擾攘攘,又不知夢醒何時耳。」
        你懂嗎?如果本篇的結局停留在妻子死了,不料兒子也死了,這種悲傷大家都懂,就是一個很單純的「結束」—X解散後,hide也自殺了。問題在於,殘忍的是,活著的人的人生還在繼續,不可避免的又有了新的感情關係,看起來「這不是和前文的深情、悲傷相矛盾,顯得突兀嗎?」不然,這次「重入春夢」,是已經認清人生虛幻之後的不同階段了,儘管也是一段感情,但作者也已知道它終將失落,不再是張愛玲的「金色的永生」。既然知道,卻還是接受了另一場夢,格外顯出了人生的荒涼與寂寞,軟弱的人們不能無依,而更顯得有點隨波逐流似的悲哀。我覺得這種了解人生本質之後的悲哀,反而比前述面對死別的傷痛更悲哀,就像十年後要去參加X的演唱會,但你知道那已不再是X一樣。
        這些話應該是我不能說的,卻一口氣說了出來,我覺得很抱歉。多少也是因為昨天張愛玲《小團圓》「金色的永生」那段害我哭了的緣故,可這個就真的不能談。我看到YW的部落格裡,也引用《小團圓》的一段話,接著寫了一首詩,我想她應該也是看了這章很感慨吧!可以了解她的心情,包括前陣子問她可否代課時,她回信上忽然很主動的告訴我一件她的私事,我也可以了解她很想說又沒人可說,以致對一個最不相干的人脫口而出的心情。雖然我必須若無其事的不接她這話題,但因為某些因素,我想她也知道我了解。(順便插個話,YW的詩寫得真好,不只那一首,大多數都好,意象飽滿,語言也很自然,天生的詩人。不像另一位學妹濃厚的文藝腔,太做作,為了做作又造成語言遲滯,流動不起來。)對不起,我好像太傷感了,因為X跟張愛玲一起砍了我好幾刀呀!嗚嗚嗚...他們真壞...可是還是謝謝老公費心去買票,參加這場演唱會一定還是會很有意義的,我也還是很期待。
P.S.:
and:
        剛才看了一下X板,原來票真的很難買,年代整個網路系統一直當機,果然是老公憑著他們公司快速的高科技網路,才能搶著連進售票系統的。他這麼千辛萬苦的搶到兩張票,我卻在這裡GGYY的,應該連沒買到票的路人看了都想打我吧!對不起~~老公,你辛苦了~謝謝~謝謝~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