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明顯是個外國人

2009.02.01 Monjo, 餐廳裡的臥佛像
        這張是聖母峰健行第二天中午,在Monjo吃午飯的餐廳裡拍的,就是煮個飯煮了一小時,中間還看到我們嚮導幫忙扛著柴走進廚房,彷彿一切要從砍柴開始那麼漫長,因而立有「貓等煮飯凍死之碑」的那家餐廳。不是我要抱怨,雖然外面是大太陽,熱得要死沒錯,但在曬不到太陽的室內,靜止坐上一小時,畢竟是近3000公尺的高山,這樣實在很冷耶!(好啦,明明就是抱怨...)
        不過一走進這家餐廳就覺得有種親切感,因為屋內放著台灣常常聽到的佛經唱誦錄音帶,是心經還是什麼,反正是很熟悉的旋律。這裡的居民似乎習慣在屋子裡到處掛著相片,由相片看來,老闆一家人好像有去過佛祖的出生地—Lumbini朝聖,雖在尼泊爾境內,卻是個交通不便,很難去的地方。(但上次我看到佛光山有在開Lumbini及其周邊的朝聖團。)應該算是很虔敬的佛徒吧!這裡要說明的是,很多人以為尼泊爾是佛教國家,實際上佛教徒只佔7%,90%的人是信奉印度教。但為什麼會讓人有這種錯覺呢?其實跟兩種宗教的互相「收編」有關。
        這張佛像就掛在餐廳的屋樑上,一看到就讓我覺得非常特殊,當然,我可以看得出他是世尊,但這種長相與造型的世尊,實在跟中國化後的佛像差異太大,這...很明顯的就是個外國人啊!長得跟尼泊爾人或印度人一模一樣!最有趣的是,啊他本來就真的是個尼泊爾人啊!(以出生地而論,雖然那時還屬於印度。)是因為傳入中國後,對他的形象有了不同的詮釋與改造,讓我們習慣他有著華人的臉孔,在佛經裡說著中文,結果反而不習慣他「明顯是個外國人」的事實了。由他背後有兩隻鹿看來,我斗膽猜測這是他在鹿野苑說法的畫像。(不...不准笑...我本來就是外行人啊,有權亂講。)而那兩隻鹿,也跟中國的鹿差很多,長得比較像羚羊,但放大後看,應該是鹿沒錯。整個畫面充滿異國風情,然而他卻是我們自以為熟悉的那個世尊...
        真的一切都是詮釋啊!很好玩,印度教對待釋迦牟尼的方式,就是把他納入他們的諸神系統中,反正已經有三萬三千諸神,多一個也沒差吧?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佛經裡動不動就有帝釋天帶著成千上萬的一票天神,跑來旁聽世尊說法,或是一起像啦啦隊般的讚美他,這些神應該是從印度教系統冒出來的吧?我在加德滿都買的印度教諸神月曆,五月那一張就是Buddha,可以看出他們的企圖。但是佛教這邊也不是省油的燈,對尼泊爾的佛徒而言,印度教的諸神都是佛祖歷劫以來的種種化身,哈哈,贏了!這不就是一種詮釋權的爭奪嗎?釋迦牟尼是華還是夷,是諸神的一員還是諸神的本源,都是一種詮釋。最好笑的是,佛教傳入中國後,佛祖又開始跟道教的神仙們產生互動,《西遊記》裡佛祖跟玉皇大帝的關係,又是另一種好玩的詮釋。西天取經的路上,遇到的妖怪是「太上老君的座騎」?呃...那太上老君跟佛祖又是??
        好啦,以上都是隨便亂講的。有沒有覺得這幅畫像中,世尊的面貌很具有女性美呢?說不定就像觀音或《維摩詰經》中亂撒花的天「女」其實沒有性別一樣,悉達多「王子」的性別也是一種詮釋呢?啊,這當然也是亂講的,希望沒害任何人因為恥笑我笑到內傷。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GO TO DMC!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