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探病

        代課的事後來解決了,J學妹願意接。今天我跟S學姐就純粹去醫院探望學姐,感覺得出來她很高興,聊了兩個小時,我又和S學姐去吃飯,繼續聊了一陣子。嗯...忽然發現我們三個人各自貢獻八卦,加起來還蠻可觀的。我已經取代G成為新的大佛了嗎?:)
        其實我有些傷感,但學姐的情形不便在此細說,總之我就是又陷入某種中年人的感慨中。覺得人生到頭來好像都免不了這種事,我們也到了跑醫院看朋友的年紀了。(前一階段都是因為朋友生孩子...)而且,知道越多學術界的八卦,與不合理的壓榨老師勞力的生態,就會越來越懷疑能否自處,好像努力到盡頭,一切也都很虛無的感覺,說不定過程還比較快樂。
        但是看到學姐高興我們來,我仍然很高興,興致勃勃的說上許多,像個小孩子,不知道學姐會不會被吵得很煩呢?
        這篇最麻煩的是,真正讓我傷感的景象與人情冷暖的體會,牽涉到太多隱私,無法在此說明,所以好像也只能就此打住了。
        不過我真的越來越討厭學術界了,好討厭。在幹嘛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