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雜唸數則

        忽然很想把一些瑣事雜唸一番,所以這篇一定很歐巴桑風格又很無聊,別看了吧...
        (一)終於拿到《小團圓》了!因為太搶手,三民向皇冠催貨,到現在才送來,我都快急死了,尤其是從花蓮回來的火車上,又看到報紙上袁瓊瓊他們幾個作家評論的文章。然而拿到之後,翻翻書最前面張愛玲跟宋淇的通信,我又捨不得看下去了,就先擱著。因為,這可能是最後一本出版的張愛玲的著作,看完就沒有了,永遠都沒有了,真叫人捨不得開始。「為什麼要讓我吃到這麼好吃的叉燒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呀?」就是這種心情。怎麼辦呢?
        (二)有時候,我就真的是個三姑六婆,會在婚姻板上幫別人出主意,或是推文討論,不知不覺就和板友聊起來,少數時候辯起來。如果是較具爭議性的話題,可能聊上很長一段時間,就像今天下午。我知道這是在逃避論文,卻又無法克制的逃避,事後又陷入自責的迴圈。我很想說:「我很抱歉...很抱歉...」可是最糟的是,事實上沒有人可以接受我的道歉,因為必須為自己人生負責的人就是我,而接受自己的抱歉沒什麼意義。不過熱中於看婚姻板,也讓我發現兩件事:一、其實我還是有社交需求,特別是蟄伏於家中兩年之後,這一點很明確的浮上檯面了。這似乎是人類的本能,我還是會想跟其他人類交流,就像有人稱讚或下載我拍的照片,我會很高興。二、看板三年了,讓我學到很多事,我甚至可以說,是近年來影響我人生觀、價值觀的兩大重要因素之一。(另一個是去非洲)在這裡,我發現各種形形色色的人際相處模式,以及各種不同的個性,打破我很多狹隘的成見,讓我對這世界有更寬廣的認識,也更懂得要尊重遵循傳統、跟我不同的人。也是在這裡,我發現原來我跟老公的婚姻模式是很罕見的型態,所以我提出的經驗法則常常不適用於其他人,因為世間大多婚姻沒辦法讓個人保有這麼多自我。這也越來越讓我明白,能在這世上遇到老公,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不只是普通的「緣分」而已,根本是被雷打到的機率啊!因此,看板也不斷的提醒我,我是多麼的幸福。*^__^*
        (三)其實今天很倒楣。收到信用卡帳單,發現在尼泊爾830盧比的刷卡,帳單上卻是8300,被多加了一個0。更糟的是,我這邊找不到刷卡的簽單,現在就是遵循「國際爭議帳單」的處理程序,銀行要去那邊調簽單。我只能期望老闆不是惡意的做手腳,是一時疏失,刷卡時我跟老公都有注意看金額,應該沒辦法變造吧?不過因為程序很麻煩,而我最近已經覺得雜事很多很忙,加上預計下週要辦休學,心情又很沮喪,偏偏還添了這件,不禁更感煩惱。但我是那種事已至此也沒辦法,就會想得樂觀點的人,我想,最壞的狀況就是多付台幣三千多元,是很X沒錯,但剛好我前天收到世界展望會的雜誌,想到裡面那些悲慘的人生,以及我在非洲受到的震撼,就覺得只是錢的問題...也還好,當作買個教訓,以後就會小心收好簽單,不要那麼迷迷糊糊了。這樣想就釋然多了。(不然也沒辦法啊!)
        (四)比較過不去的,應該還是要休學的心理建設。倒不是出於好強覺得丟臉,而是這兩年宅慣了,很懶得跟別人解釋原因,事實上也是沒法解釋,所以想到要去找老師就覺麻煩,畢竟我又沒孩子,不像學姐她們有個一聽就讓人理解的理由。如果老師問:「怎麼寫那麼久都沒進度呢?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我要像上次回答彭老師那樣說:「有,我有問題,我太懶」嗎?總之就是要很硬著頭皮前去的感覺,嗚嗚嗚...當然啊,我是34歲的大女人了呢,難不成還會有人陪我去,跟老師說:「老師,她要休學」嗎?就算我在這裡哭叫:「我要徵求壯膽團啊~~」也是沒用的吧!我是大人~我是大人~(自我催眠中)
        這就是生存於世的瑣瑣碎碎呀!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浮現紅樓夢中,瘋僧預言甄英蓮命運的第一句:「慣養嬌生笑你癡」。不都是從父母嬌生慣養的孩子,逐漸長成到要面對爬滿跳蚤甚至冰炭滿懷的世界?被寵得越壞,遇上沒人可幫的事就越痛苦,平常習慣哭叫老公的我,也還是得有這樣孤獨的時候。(不過雜唸完有好一點,所以人生不能沒有文學。啊,這也不是文學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