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請不要欺負不會作詩的人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看到《紅樓夢》以下這段,覺得迎春、惜春很可憐的?海棠詩社結社時,每個人都取了個作詩用的別號:
        李紈道:「二姑娘,四姑娘,起個什麼?」迎春道:「我們又不大會詩,白起個號做什麼!」探春道:「雖如此,也起個才是。」寶釵道:「她住的是紫菱洲,就叫她『菱洲』;四丫頭在藕香榭,就叫她『藕榭』就完了。」
        迎春、惜春因為不太會作詩,不算是正式社員,這也罷了。但是在元妃省親那回,寫出「果然萬物有光輝」這種拙句,害我大笑不已的李紈,(這真是曹雪芹巧妙的刻畫,要故意寫成好像不會寫詩的人寫的,其實很難,不能太好是一定的,但又不能差到全然不通),也都認真起了個號,相較之下,我覺得迎春、惜春被很隨便的對待了。雖然她們在書中本來就是配角,似乎也不介意寶釵隨口以居住地名為她們取號,還輕忽的加上一句「就完了」。如果是自尊心極高的黛玉,一定無法忍受吧!我也覺得挺不公平的,喂,請不要這樣隨便欺負不會作詩的人!叫我們不會作詩的讀者情何以堪?
        偶然想到這個,正好下午翻到錢鍾書《談藝錄》中,「性情與才學」這則,引用了一些強調天才比學習重要的論點,其中有這麼一段話:「林壽圖《榕陰談屑》記張松寥語曰:『君等作詩,只是修行,非有夙業。』」
        表面上看起來還好,但仔細一想,「修行」?XD 我覺得這是我入行以來,看過嘲笑不會作詩的,最毒的一句話了。比鍾嶸的「雖謝天才,且表學問」還更機車。好過份喔!不知道張松寥又是何許人?
        不會作詩,會死嗎?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