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集結號」

★ 注意!以下會有電影雷!如果你打算看這部電影的話,這篇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嗯,整體而言,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形式很八股。但有趣的是,這種八股的感覺不是一般的八股,而像是必須對大陸官方有個形式上的交代,才能在其中暗藏一些什麼,因而八股的題材、形式反倒成為有力的對照,突顯出個人命運所受到的無理對待,更顯得諷刺極了。就像最後谷子地連長(主角)終於等到了遲來的集結號,他全連都陣亡的弟兄,也終於被國家追認為烈士,當然,國家怎麼能委屈了任何一個人!但這雪地裡的儀式,只會更讓人覺得「那又如何」?尤其是飾演谷子地的張涵予,精湛的演技更賦予這個「應該單純」的角色複雜的心理呈現,身為一個戰爭英雄,戰爭的荒謬在他身上卻不言可喻。這點也讓我想到「硫磺島的英雄們」,但那又是另一種呈現方式,例如他們樹立旗幟的經典照片形象被做成冰淇淋,淋上巧克力醬,在餐桌上一點一點融化—他們是被國家、群眾消費的對象,卻不是自己認知或記憶中的自己。
        谷子地的問題有點類似,卻不太一樣,也是我覺得這部電影最深刻的地方,但因為表面上形式太八股,我甚至不太能確定原作者或導演是不是故意安排的,還是接下來只是我的詮釋。故事中,谷子地率領全連四十七人防守難以計數的敵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高層」當作牽制敵軍的犧牲打,始終等不到撤退的集結號,全連都戰死了,只剩下他一個人活著。問題卻在戰後,整個國家大重整,許多部隊番號改變,他所隸屬的部隊消失了,他的弟兄也全死光了,沒有人能證明他是誰,以及那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役。他成了身份存疑的人,而且穿著一件從敵軍身上剝來的棉衣,(因蔣軍裝備較好),不管他怎麼解釋,都被當成是寫在那件衣服上的名字,王中。後來逐漸被相信他不是王中之後,又轉而被懷疑,是否曾經被敵軍俘虜過?這裡隱含著一個有點可怕的問題,當沒人記得你,你和任何人都不再有關連時,你的存在,你以為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存在,究竟是什麼?
        如果只到這個層次,倒也還好。最「驚悚」的是,全片最後以字幕補敘了谷子地的身世:三歲時父母在逃荒路上餓死,一個鞋匠在穀子地裡撿到他,見他沒名沒姓,就叫他「谷子地」。也就是,最後還將我們觀眾一軍:你以為這是一個名叫「谷子地」的人的故事嗎?告訴你吧,你前兩個小時心目中的谷子地,其實也不真是谷子地。論到最後,這個人的存在,可以說全都是被別人詮釋出來的,如果不能證明的話,他認為他是誰就不重要,誰都可以這樣開玩笑般的為他命名、詮釋他的人生,當他是一個"Unknown Soldier",剝奪他的一切,甚至是名字與記憶。然而他明明就是活生生的,曾經有爹有媽有名字,也有轟轟烈烈的記憶的,人。所以他一直在找尋舊部隊的下落,(即使真找到後,發現當年原來是被長官出賣的真相,是那麼難堪),又執著於要挖出當年被他搬進窯洞中的弟兄們的屍體,絕不是為了被追認烈士那種外在的「光榮」,他要的,只不過是能證明他的記憶是真的的證據,不然久了就連自己都可能不相信了...
        八股的形式裡,竟然帶有這麼蒼涼悲憤的意味,怎能不叫我看了有點吃驚...比起來,至少硫磺島的英雄還有一些別人無法否定、無法帶走的「真實」,在心裡。谷子地面對的暴力顯然是更為巨大的,就連他心理上唯一的真實—戰後縈繞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集結號,(他一直以為是因自己耳朵被砲聲震聾而沒聽到,害所有人喪命,以致無法擺脫的內疚)—實際上都根本沒響過,從一開始,他們的命運就被設定成要犧牲的棋子。片中一再出現白茫茫的雪地,也因而似乎成為一種意象,覆蓋一切、否定一切,直到集結號最終真的響起。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