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杜子春的弱點

        昨晚BBS的筆戰,還是讓我有點煩躁,即使對方與我都沒有不禮貌,只是立場不同的討論。但對方「個人應該改變自我去適應群體、環境」的論點,並以此企圖指導最先發抱怨文的原po的態度,正好踩到我的地雷。簡言之,又是一場個人自由v.s.群體利益的論爭,根本不會有交集的,我們也只能呈現彼此的不同而已。發現到這點後,我就沒再回答她的問題,加上微笑符號的說「睡了吧」。嗯,至少這點讓我覺得自己多少比以前成熟了一些。而早上起來一看,她竟然又跟其他網友辯到凌晨三四點,然後還比我早起來繼續辯...真的是有這麼好辯的人啊...
        可是情緒上,我就是很討厭這種漠視個人的差異,硬要人家以「正面」態度融入群體的論調,如果個人無法適應,以盡快逃離為目標,就被說成是歧視(她所屬的)群體,或是充滿優越感、自私等等,我甚至覺得我討厭這種群體暴力已經有幾千年了,體制總是不能容忍只想獨善其身的人。雖然我也同意我們可以改變什麼,讓這世界更美好,而不是直接逃開;但我跟她最大的不同在於,我不會覺得別人也應該要這樣,不這樣就是怎樣。不是我自吹自擂或隱蔽這點,而是那種時代對我來說已經過去了,我甚至都不覺得愛我的人就應該要認同我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式,相處上不投機的話,保持距離就是。有什麼好說服別人的呢?即使情感上很希望被認同,理智上也會知道不必強求,畢竟我的人生最高指導原則是,快樂,不妨礙別人的快樂。
        但我反省此事,還是覺得自己有個很大的弱點。照理說,對方以群體責任批判原PO,那也是她的自由與觀點不是嗎?原PO發了這樣的抱怨文,以致有人以此觀點責難她,那也是她的人生課題不是嗎?我不是也該尊重對方而不要出手,讓原PO自行解決她的問題?我回想起第一瞬間為什麼要出手的理由,赫然發現,就跟杜子春的修鍊一樣,最後的破功是因為我不能承受嬰兒要被摔在地上,而終於「噫」了一聲,失敗。丹爐也被我一腳踢翻,而讓我有點懊惱。我的弱點就在於我同情了原PO的痛苦遭遇,無法承受她都這樣了還要被批判的殘忍,投入了情感,以致自己被捲進語言爭辯的漩渦。這也是我的個性很難超然世外的問題—太容易對別人的狀況感同身受,雖然這也是我適合做文學的條件之一。儘管這些年努力修養自己的脾氣,但仍無法克服自己心裡的終極地雷—個人的痛苦被漠視、被要求融入群體。然而我也知道,只要我一出手,我就跟對方沒兩樣了,成為相對的兩方,我也一樣沒辦法再尊重她捍衛群體的自由。如果我還火上加油的寬慰自己說,沒關係,我是為了保護弱小而不尊重她,那我就比她還更不如了。畢竟這只是BBS,她的確有捍衛群體的自由,原PO也有不理會的自由,狀況並沒有嚴重到權力介入,如晉武帝要殺了嵇康,還是逼迫誰出仕。熱血不能是我的藉口。知道還出手,零分。
        可能很難讓人相信,其實我真的很討厭辯論,就連學術上的都很討厭。不像G覺得辯論是「理性地討論事情,讓它更清楚」而頗好此道,我是極端自我中心的:我知道自己是怎麼想就好,沒必要的話,我不特別想讓你知道,更不想知道你怎麼想。就讓大家各自想自己的就好。尤其是在沒有情感關係的陌生人之間,我這種傾向特別嚴重,就是很懶得解釋自己,更懶得聽別人解釋他自己。我唯一有興趣向他解釋自己的人,其實就是我自己。但由於上述的弱點...上次筆戰好像也是這樣開始的,因為對方發文攻擊J學妹跟嘲笑養魚達人,我受不了而出手的,後來才知道他目的就是要挑釁,這樣正合他意。我覺得我還要更好的修養自己。
        絕不敢妄擬於神,但這件事也讓我更加可以體會,張愛玲晚年為什麼要在美國離群索居,東飄西蕩的搬家。正也因為她知道自己無法超然物外,但又不擅人際應酬。如果她得罪了人,對方的批評又會讓她在意,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人際互動減到最低,對大家都好。她不是以高高在上、俯瞰眾生的態度與其遠離,相反的,正是因為她就身在「鬧烘烘的自己人」之中,(雖然這也是她對人情世態可以觀察入微的原因),眾生不可避免的都會成為她華美袍子裡的跳蚤,她總被咬得狼狽不堪,不得不倉皇逃離。與此呼應的,她晚年搬家的理由,有幾次是「公寓裡有跳蚤」,她甚至把頭髮都剪短了,怕跳蚤窩藏。然而據某位張迷的考證,公寓根本就沒有蟲,張愛玲是得了某種心因性的神經失調還是什麼,自己一直覺得有蟲。其實我相信這種說法,(畢竟不太可能每間公寓都有蟲吧?而且都請清潔公司來消毒了,不可能還有蟲吧?)或許她一直在逃離的,抽象的「什麼」,最後在她的潛意識中具象化了,就是爬滿美麗生命的,作為比喻的跳蚤,開始具體出現在她的現實環境了。想到這點,我的心就會很痛,為了逃開這些,她做得好極端、好絕對,可是形式上逃開了,內心卻不行。所以,我完全不能接受人家叫她「祖師奶奶」,或學姐戲稱她「張婆婆」,因為我從來沒想過她的形象是奶奶、婆婆,在某方面,我一直覺得,她永遠是個緊緊抱著自己,除此之外什麼都無法依靠的小女孩。(這段徹底離題,算是一點對人間世的感觸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