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跟屁蟲圈圈舞

        (對啊,今天都是圈圈舞系列的,來跳吧!)
        關於蘇東坡仰慕陶淵明的情結,之前已經寫過「小小跟屁蟲」了,但最近又看到蘇轍的〈子瞻和陶淵明詩集引〉,文中收錄了他哥哥的來信,就是有名的,說陶詩「質而實綺,癯而實腴」那段話的出處。信中東坡的一些用語:「吾於詩人無所甚好,獨好淵明之詩。」「然吾於淵明,豈獨好其詩也哉?如其為人,實有感焉。」「此所以深服淵明,欲以晚節師範其萬一也。」還是覺得好像小孩子,喜歡大象就過去緊緊抱住那樣,眼睛亮亮的,急著要說有多喜歡大象似的語調。而且,他是幾千年才有一個的蘇東坡耶!在偶像面前卻依然變得好小好小,只敢說「師範其萬一」,哇,如果東坡都只能師範其萬一,陶淵明豈不該是萬世巨星了?
        然為何說是圈圈舞呢?因為在本文最後一段,蘇轍也說:
        「轍少而無師,子瞻既冠而學成,先君命轍師焉。子瞻常稱轍詩有古人之風,自以為不若也。然自其斥居東坡,其學日進,沛然如川之方至,其詩比杜子美、李太白為有餘,遂與淵明比。轍雖馳驟從之,常出其後。其和淵明,轍繼之者亦一二焉。」
        嗯,因為蘇轍自己都說他是哥哥的跟屁蟲啊!這又搭成一圈啦!東坡崇拜陶淵明,蘇轍又崇拜哥哥,所以也要跟著和陶淵明,一起跳圈圈舞,真好玩。而這段話會如此引起我的注意,也是因為,我從高中時期就覺得蘇轍很像哥哥的跟屁蟲了,由於他的性格與文風都比較謙退恬淡,儘管也會寫策議論辯的文章,卻不像蘇軾語氣那麼飛揚,話說得那麼自信。所以我一直覺得,有這麼光芒耀眼的哥哥,他應該永遠是哥哥背後跟著跑跑的小朋友吧!想不到,連他自己都真的有這種感覺!一個總是在前方的背影,同時又是哥哥、老師、知己。然而他們兩個能成為千古難得的好兄弟,多少也是個性正好互補吧!蘇轍的恬然能夠安於跟在哥哥後面,蘇軾的熱情也能拉著弟弟往前跑,正像他們兩個的名字一樣,切中了父親如此為他們命名的用意。(〈名二子說〉)奇怪的是,蘇洵此文幾乎成為一種預言:
        「輪輻蓋軫,皆有職乎車,而軾獨無所為者。雖然,去軾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外飾也。
        天下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而患不及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轍乎,吾知免矣。」
        哥哥真的是因「不外飾」而闖了不少禍,弟弟也真是因「不與」的謙退個性,「善處乎禍福之間」。好奇怪。如果不是純屬巧合,大概就是這是「學名」,他們上學後才取的,已經可以稍稍看出兩個孩子的性格了。但即使如此,還是讓人驚訝蘇洵這麼了解他的孩子,他們長大後的命運完全被他說中了。不過當然啦,也可能這篇是寫於兒子長大之後,再回頭去附會當初命名之意的。:)這不禁讓我想像,蘇轍應該就像阿兩的弟弟金次郎那樣,從小就規規矩矩的,躲在調皮搗蛋的哥哥背後吧?至於「不外飾」的蘇軾小時候,呵呵,曾經身為這樣的小孩,我想我大概可以了解。:)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