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啊!好蠢!

        不公平!不合理!為什麼我老是那麼蠢呢?不是有令人不服的能幹面相嗎?(OS:所以才令人不服呀...)今天的計劃是,先到學校還了逾期已經一週的書,找找資料,再直接從學校回娘家。結果一面愉快的聽著隨身聽,走到校門口時,忽然想到:「啊!我沒帶要還的書!」
        「那我來學校幹嘛?」就像刻著「蠢」字的大槌從天而降,轟的敲了我一記。(如果就去找資料,那明天還書時一樣會去圖書館,等於今天多走一趟,更蠢。)在這瞬間,我腦海中突然浮現小學時,好幾次上學忘了帶書包的蠢事。我甚至記得,有一次也是像這樣,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很高興,蹦蹦跳跳走進教室坐下來,卻發現「啊!我沒帶書包!...那我來學校幹嘛?」的情境重演。可是,已經過了二十幾年耶!這種病是終身不會好的嗎?
        好像真是如此,從小就一直是這樣,其實中間也沒間斷過。幼稚園時把圍兜兜忘在外婆家,我媽叫我去拿,(當時住在外婆家附近),去了外婆招呼吃這吃那,吃飽喝足高興的回家—圍兜兜還是沒拿。並不是路癡,坐電車卻坐過兩三次反方向或過站,明明從南勢角出發,在古亭換車要去世新,結果又搭上往南勢角的車,回到頂溪站...。也有因思考著報告而搭錯公車過。因為搞不清上了博班還要重找一次老師,以致指導教授被學妹簽走,變成兩位老師聯合指導。說到這個,學生證好像也三四個學期忘記去蓋章了。還有忘了帶鑰匙,把自己鎖在門外,又不好意思獨自去附近的公婆家借備份鑰匙,竟然更可恥的穿著家居的T恤、短褲,一個人跑去東南亞看「哈利波特」,等老公回來。上學沒帶這沒帶那更不用說了,連書包都會忘了帶其他還有什麼好說。
        問題好像在於我全然不能一心二用,只要有一件事佔住我的注意力,尤其是令我高興、期待的話,其他的事我就會忘到九霄雲外。像今天,我只顧著要拿另一本書回娘家附近的影印店印,就完全忘了要還書這件事才是去學校的目的。啊~~~不管怎麼說,反正就是好蠢喔!就像呆呆突然被我一叫,會整個呆掉站住那樣,我也是一下子呆站在校門口,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先打電話給老公訴苦。我在想,我是不是需要一個經紀人...但是經紀人也防範不了我的愚蠢吧!
        神,請把我少掉的那根筋還給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現在是在比誇張就對了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