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露宿對關

        這次爬山堪稱「史上最想回家的行程」,背上重裝踏出第一步時,我就立刻想到《完全自殺手冊》裡面說的,「跳樓的人其實一跳出去就後悔了」那種感覺。:)除了第四天有按預定計劃下山之外,沒有一天的目的地是有走到的,即使整個行程一改再改的縮減,我還是連單攻八通關山都失敗,含淚認清自己實在太遜。或許登山這個夢,我真的做得太過頭了,根本不是自己能力所及。我甚至想,是不是該回去"where I come from"了?(嗯,這是歌詞沒錯。對我來說,大概就是指無聊的學術生涯吧...你看,可見有多苦,我竟然寧願回去乖乖讀書,都不想再爬山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會一回到家就很想趕快說的事,就是12/25因為走不到觀高山屋,老公決定露宿在對關的夜晚。是的,是「露宿」,不是「露營」,光是聽到要在冬季、2100公尺的高山上露宿,就會覺得「這怎麼可能」吧?雖然04跨05年時,我們曾在燭台嶼海邊露宿過,但那時有生火,而且是在平地,就算快被凍死也還可以閃人,純粹是娛樂性質的露宿,跟這次情況差很多。不過事實證明老公的決策是對的,而且也真的不會冷。我們在一棵樹下鋪好地布、垃圾袋、睡墊,把所有禦寒衣物都穿上,裹好睡袋,甚至還覺得有點熱呢!而且如果我們沒有露宿對關,硬要摸黑走到觀高的話,後果的確不堪設想,第二天實際走過就知道。老公真是經驗豐富的高山領隊!正如我那時跟他說的:「你總是帶給我超乎想像的人生經驗!」:)
        最難忘的是,我們關上頭燈,隔著頭頂枝葉的空隙,被滿天燦爛的星星包圍,一人一隻耳機,聽著優客李林精選輯,感覺好平靜、好浪漫。一方面,優客李林是我們高中、大學時代很熟悉的歌,也是K歌必唱,不知道唱過幾百遍的,在聖誕節的星空下,忽然聽到青春時期的歌曲,彷彿又回到那些令人懷念的日子,想起許多相關的往事:Ocean Deep、少年遊、不知所措、多情種、輸了妳,贏了世界又如何...很難相信旋律依舊,其間歲月卻已流逝了十多年。此外,我們分著聽耳機,也讓我想起高二時,我們班去金山露營,躲在下著雨的帳棚裡的夜晚,玠琳也是這樣分我一隻耳機,一起聽著東方快車的歌,我還記得姚可傑高亢的嗓音唱著:「如果能夠讓我再愛你一遍/我要把太陽從空中攔截/讓我的愛情沒有黑夜...」因為是1992年,所以當然有東方快車。年輕人就是這樣吧,也不會因為下雨就不去露營,即使去了沒幹嘛也好,只要跟朋友在一起就好。然而,距今也已經16年了。大概接近歲暮,看著星空的我,特別有點「明月照積雪,朔風勁且哀」的感觸吧!老殘不也是想到這兩句而掉下幾滴淚來嗎?那是「黃河結冰記」裡我最喜歡的一段。
        另一方面,那樣安靜的、無所遮蔽的躺在星空下,讓我深深感到自己是無垠宇宙中的一粒微塵,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似的,不但不像自己預想的,可能會害怕黑夜的森林,反而有種深刻的歸屬感。即使天快亮時有貓頭鷹的叫聲,還越來越接近我們,我也覺得很可愛呢!雖然有點不吉利,但這種感覺讓我想到《莊子‧列禦寇》中那段:「吾以天地為棺槨,以日月為連璧,星辰為珠璣,萬物為齎送,吾葬具豈不備邪?」嗯...就是忽然很平靜的覺得,有一天我就會這樣自然的回歸天地之間,長眠於日月星辰之下吧!如果是像這種「回去睡覺」的感覺,似乎死亡也不是那麼可怕?天亮後,老公還引用《海邊的卡夫卡》的句子說,「黑夜的森林其實沒有那麼可怕」,聯繫到卡夫卡追尋內在自我(進入森林)的冒險,我不禁佩服的覺得,他真是允文允武,才華洋溢!:)
        於是,在露宿對關的那一晚,我就想著回來會寫一篇叫做「露宿對關」的日記,記下這段特殊的體驗。我想,也是因為這種近於《千面英雄》中所謂「內在旅程」的追尋,讓人更能認清自我,所以我還是會一面流著艱苦的眼淚,一面繼續走在流浪的旅途中吧?雖然回到家,覺得家裡好安穩、好溫暖,回家真好,可是應該還是沒辦法永遠安定下來,馬上就想念起躺在天地之間,自由自在的那種感覺了...我還是覺得,總有一天,山會把我收回去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Merry X'mas 2008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