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吳新榮〈思想〉

        我想必須說明一下的是,上一篇引用吳新榮〈思想〉的句子,是一種斷章取義的詮釋。這首詩其實是詩人在談論他對「詩的本質」的看法,茲引述如下:
從思想逃避的詩人們喲
假使做夢就是你們的一切
就多做夢吧
然而最後你們會清醒
那時你們會為驚駭而顫抖吧
你們所寫的美麗的詩屍
為什麼只有無聊的人才戲弄它
從思想逃避的詩人們喲
不要空論詩的本質
倘若不知道就去問問行人
但你不會得到答覆
那麼就問我的心胸吧
熱血暢流的這個肉塊
產落在地上的瞬間已經就是詩了啊
        顯然,他的文學觀跟我的全然不同。我不覺得有所謂「沒有思想的文學作品」,只要作品能誕生,就一定有作者的某種思想,問題是在於那種思想是否被讀者承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思想。這裡,他顯然認為純粹追求形式、脫離現實的想像、缺乏熱情關懷的「思想」不算是思想,只是「美麗的詩屍」、「做夢」。這其中就隱含以內容主題決定作品價值,忽略文學之所以為文學的藝術性,我不喜歡這種提法,充滿「文以載道」的偏見,隨隨便便的歧視別人。不過,當然他這樣想也有他的背景跟立場,應該說從古到今大多數人都這樣想也不為過吧!所以我也不會太驚訝或生氣。只是,又想起那天我大言不慚的跟S學姐說,我來做齊梁時代的東西是最適合的,因為我打從心底的可以理解他們在幹嘛,不會先天上就有這種歧視性的眼光,不像某些學者一面肯定他們有某方面的價值,一面又忍不住的流露出覺得他們無聊又無謂的情緒。
        可是,我喜不喜歡這首詩呢?坦白說,就藝術上而言,我真的很喜歡,覺得很動人,充滿熱情洋溢的文氣。直接的讓我想到一些雕琢文字卻不是很成功的爛詩,真想這樣跟他們說:「假使做夢就是你們的一切,就多做夢吧!」:)不過對我而言,這些詩的失敗不是在於「從思想逃避」,而是詩人沒辦法為他們的思想找到適合的語言來表達,以致令人感到不知所云,而這種情形,的確就像是在聽那個詩人夢囈。我這樣的解法顯非吳先生的本意,但能夠出現歧義性的解釋,可見此詩的語意蘊含量是豐富的。最好的地方,應該還是在於它有一股力量,表達出對於「詩道」的一種熱切的期許,尤其是結句的意象,讓人覺得這股力量就像心跳血流一樣,是與詩人的生命相終始,而不禁十分感動。就像雖然我們未必信仰某種宗教,卻可能感動於傳教士不惜以身殉道的熱情那樣,我很喜歡這首詩。
        另外,關於爛詩的問題。雖然我不會寫詩,但看到爛詩還是會由衷的同情那位作者。詩有很多種等級,就古典詩歌的狀況而言,大多都是屬於有優點也有缺點的「不完美」狀態,無可挑剔的好詩其實很少,同樣的,一無可取的爛詩也不多見,畢竟都有源自同樣文學文化傳統的某種保障。但現代詩就沒有這種保障了,也可以說是沒有這種界限,加上現在網路這麼方便,有時候還真會看到完全踩不到底的,莫名其妙的爛詩。為什麼說同情呢?因為,其實我可以感到那些作者很努力的想說什麼,就像拍打著玻璃在大聲呼救一樣,你知道他很想出來,可是隔著玻璃,你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你救不了他。當然,救不了他也可能是讀者的問題,因為在多元文化背景的現代,詩歌講求的其實是一種個人化對應關係,看不懂可能是你自己剛好對不上。不像古典詩,大家都是相近的教育背景,如果其中一個作者竟然可以寫到別人看不懂,那絕對是他的問題。不過我認為這不意味著現代詩沒有評價的標準,任何人都可以分行寫個幾句就叫做詩人,只是這個「標準」的範圍更大、更自由,也更個人化了。不知道別人怎麼樣,我自己的標準是,我無法接受完全不知所云的作品,至少,要跟題目有點連結吧!要有一個東西把諸多意象串連起來吧!不然,現在是在幹嘛?這又牽涉到普遍性的問題,一首詩當然可以完全是作者個人的密碼,與任何讀者都無關,也不求被對應、了解。但如果它的語言完全無法引起任何讀者一點點的共鳴,也真的就是沒辦法被了解的話,它就無法進入文學傳統,也無所謂好壞了—完全是作者自己高興。這樣的話,你那麼用力的拍打玻璃幹嘛?所以容我「任性的」不能接受。畢竟就算是號稱最難解的李商隱詩,還是可以從普遍性情感去解,即使不知道他確指的人事物。其次,因為現代詩沒有一定音韻形式規定,所以我覺得作者要自覺的讓它有某種音樂性或律動感,不管是以哪種語言。這是詩之所以為詩的基礎,雖然這種語感很難抓,但絕對不能沒有。這也是我認為自己寫在喜帖上的話語「不是詩」的主要理由,因為我沒有去抓出一個旋律。其他原則,大多都跟古典詩共通,意象的經營、情境的構造、典故的鑲嵌...等等。真的很難,所以我從來不敢說自己會寫詩。
        不過,詩人們,我很尊敬你們的努力,這世界真的不能沒有詩。雖然你們有時會讓我一腳跌入老人谷,但也可能像〈思想〉這首詩一樣,沸騰我的心靈與血液。我知道古典詩是個安全的世界,以致讓我不能很好的了解你們,甚至有時候我會沒良心的笑了:「這什麼鬼?」但我也知道那層玻璃很難打破,我知道,真的。(這好像是古典詩學「隔」與「不隔」的論題。)做夢也好,戀(詩)屍也好,至少你們是你所創造的那個世界的上帝,這種痛苦的快感,就已經夠好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美濃山中,探訪寂寞的鍾理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