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忽然很累

        這幾天不知道怎麼搞的,忽然很累,卻也沒有做什麼太操的事,甚至什麼都沒做。睡得很長,夢境很多,充滿各種豐富的意涵。之前也有寫日記,可是寫了又刪、寫了又刪...1.不該談論你不能談論的事。2.不能流露你不該流露的情感。(為什麼讓我想到三島由紀夫的〈女神〉?)3.忽然覺得一片空白是最好的狀態。搞得情緒也彷彿拿不定主意似的有點混亂,更累。下午在看伍爾芙《自己的房間》,明明是很精彩的論點,可以發現當代女性主義受她影響很多,以及影響的具體層面,也可以跟電影「時時刻刻」、「莎翁情史」互相參照;而且書中妙語時出...但看著看著我卻睡著了,下午三點。近午才起床的。又陷入很深很長的夢境,醒過來時會讓人有點分不清哪邊是夢境,哪邊是現實的那種。這種累法,令我疑心自己是不是得了絕症快死了。可是至少現在我還活著。
        這幾天夜裡,鄰居的狗一直在「吹狗螺」,感覺很毛骨悚然。據說九二一地震之前,某鄉鎮的狗也是吹了好幾晚狗螺。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那樣,總讓我有點睡不好。又不敢去抱怨,怕狗因此遭到虐待。昨晚明明做了一個好夢,在清境下車,住進旅館,快快樂樂的正要吃飯,就被狗叫醒了。半夢半醒之間,腦海還冒出這首詩:「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金昌緒〈春怨〉)真可怕,整個被制約了。連這種做作的爛詩都可以制約我...(話說,詩中這位也是想「只活在夢中」嗎?還是趕快起床比較實際吧!)
        後陽台貓屋中,(沒人住而被貓佔據的空屋陽台),斑腿與黑豹掌的孩子—黑咪與白咪也一直在咪咪叫。不過,貓叫永遠是可以被我接受的,小貓們!快樂的向父母撒嬌吧!
        奇怪的是,現在,我好像還能睡...就像還在成長期的青少年一樣,總是睡不夠似的。大概是「貓化」了吧!一天要睡16小時。就是好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44年前的回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