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螞蝗地獄

        螞蟻地獄已經不算什麼了,昨天在九份二山的螞蝗地獄才真是噁到爆,到目前還處於一種心理受創的狀態下...。雖然我們一人四隻,比起南三段那些全隊兩百隻的隊伍,算是小巫見大巫,但一隻螞蝗就足以讓我失去理智,一直叫~一直叫~叫到自己都好累。螞蝗好討厭,好噁,牠是所有人類的惡夢!(對,我用「牠」這個字。我從來不用「牠」指稱動物,以避免歧視,但對螞蝗,我就是用了這個字!)還把我們咬得滿腿是血,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喔!我~討~厭~螞~蝗~
        老公問說:「螞蝗跟鬼你比較怕哪一個?」因為九份二山是在九二一地震中整個走山,目前是「地震紀念園區」,讓遊客參觀地震所造成的景觀,但當年被活埋掉的許多災民,也就仍長眠於山中,想到這點,也是很令人害怕的。想想我還是說:「鬼。」因為螞蝗可以用鹽弄掉,鬼要出現卻沒辦法避免。但話雖如此,想到要用手拿鹽「抹」螞蝗,會碰到牠的話,我還是覺得跟鬼相比也不分上下。
        不過,九份二山之所以有這麼多螞蝗,也是因為那條登山步道已經被大自然收回大半了,整個狀態非常原始,看得出來很久沒人走了。蚊子超多,很滑,路斷掉的地方還要自己硬鑽。畢竟九二一已經快九年了,恐怕在當年的熱潮之後,政府就沒再好好維護這裡了吧!以致一座應該是很郊山化的小百岳,竟然變得比中級山還難。而這次旅行,也讓我親眼見識到大自然力量的巨大,霧峰光復國中(現在的地震教育園區)、重建後的集集、九份二山...處處可以看到地震的威力,這真的是我們臺灣人共同的記憶、共同的傷痕。雖然已經這麼多年,還是可以看出地震帶給這些地區的許多轉變。其實,臺灣人的生命力還是很強的,這一點也始終讓我很感動。但在地震模擬屋裡,一面承受著模擬的九二一震度,那天晚上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大家都跑到戶外,議論紛紛,停電的黑夜裡,天空出現詭異的紅光...直到隔天晚上,電力與通訊才恢復,才發現災情是這麼慘重...我還記得,不知道哪家新聞台的片頭,以白色百合花襯底,打著「天佑寶島」四個字,到現在想起來還讓我覺得心酸。暫時...不再寫下去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再見,鷺鷥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